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回复: 0

《大桥战役》第二十一回 林佑养伤战地院 裁缝开铺大桥镇

[复制链接]

351

主题

1258

帖子

4122

积分

首席版主

短、中、长篇小说责任编辑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22

首席版主版主特邀贵宾特邀嘉宾

发表于 2018-9-14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梦诗音 于 2018-8-16 16:23 编辑

          第二十一回 林佑养伤战地院 裁缝开铺大桥镇

                                                革命战士志道同,患难与共见真情。
                                                携手开创新中国,要让神州满地红。

       鱼塘村新四军一野战医院分院,就坐落在一家富裕农民废弃的油坊内,这座油坊个四合院,正门向南,大门是两扇木栅,门确实很宽,可以容纳一辆由三头牛才能拉动的四轮大车出进,院子中间一条成的南北直通正房门口。路东侧是一必须用两头牲口才能拉动的大石碾子,那用来碾压豆粕的,是榨油第一道工序主要设备。路的西侧是一片空地,考西侧有三间平房,其中两间用来饲养拉碾子的驴马,一草料房。碾子东面有三间平房,这是油坊的仓库。其中两用来储存大豆、油菜籽、花生米、蓖麻籽等油料作物。靠南头的一间房子,是用来储存加工好的食用油与饼物品地时间加宽地堂屋是放置榨油设备的,里面有一口大铁锅专门用来蒸糁的,靠东间是榨油的主槽。西间是管账先生的办公桌与床铺。自从日军侵占定远以来,兵荒马乱,老百姓经常逃难,哪里还敢开业榨油。因为日本人观察哨人员站在高处,看到哪里冒烟,就会怀疑那里住着军队,马上就会对里进行清剿。所以这座油坊就报废啦!新四军就利用这座报废的油坊作为战地医院。经过简单的改装,还真有了一些医院的样子。除了院中的大石碾子,还能证明这里曾经是油坊之外,其它的怎么看他都是一所比较简陋的医院。院子里栽了几竹竿,上面拴上铁丝和细绳,晒满了洗涤过的医用床单,包扎绷带以及护士服。房间内原来的东西都被清理出去,铺满了一张张病床,堂屋东间改为手术室。那张从上海同仁医院运来的可调节的病床,作为临时手术台。手术室中间吊着一盏进口地德国汽灯,这是用来晚上做手术的照明光源。西间改为药品与医疗器械房。中间就是诊疗室,有几张桌子、板凳。桌子上有疗器械盘里面无非就是注射器、剪子、镊子、体温计、钳子手术刀、缝合针线、医用棉球之类。这所医院最先进的设备,就是两台进口的血压计与四只听诊器啦!病房里墙壁上挂着几盏马蹄风灯。由于桂军的进攻,造成了部分根据地军民受伤,医院里已经住进来一些伤员。医务战士都在紧张有序的工作着,也有个别伤员在不停的呻吟。
       “孙医生赶快做准备,又有新的伤员来啦!”医院门口的门卫战士刘元鲲喊了一嗓子。战地医院唯一的主任医师,孙建华大夫听到喊声,急忙走出房门。他可是这所医院的顶梁柱。原来是上海华强医院的胸外科主刀,在我地下党艰苦的工作下,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被我党从上海转移到根据地新四军战地医院来工作。孙医生正在给一名伤口发炎的伤员换药。于是就冲着正在对医疗器械进行高温消毒的李虹说道:“李护士你过来替我处理一下,我去迎接新来的伤员。”“好的!”李虹将高压锅下面的火炉风门缩小了一下。就跑过来接下孙医生为伤员,继续给他换药。这时几个战士抬着一个伤员走进院子里。正在晾晒绷带的张洁英转脸向来人看去。她看到是张保珍连长与几个战士抬着一个伤员进来,顿时心里一紧。急忙跑了过去,这时大家赶过来七手八脚的把伤员接下来,放倒院子里的一张临时病床上。张洁英才看清楚受伤的是她的好姐妹林佑。她看到林佑双目紧闭,面色蜡黄,嘴唇铁青,身体在微微颤抖。臀部与小腿上都有血迹,也不知伤势轻重,急的她热泪盈眶。连忙呼唤“林佑——林佑——瞬间几颗晶莹的泪珠落在林佑的脸上。林佑慢慢开眼。看到是张洁英,就勉强苦笑了一下说:“洁英姐什么,我好着哪,一点皮外伤而已。”她虽然说得轻松,从她痛苦的表情,不难看出伤势也不算轻。昨天夜里她与毛凤仙一场激战,先是被毛凤仙用匕首将小腿划开一条口子,由于激烈搏斗,无法采取止血措施,再加上不断的跳跃奔跑发力,流了不少血。后来在高粱地里又被桂军警卫排长打中一枪。虽然只是在臀部的嫩肉上穿了个不深的透明洞,没有伤及骨骼,可也是流血不止。当时由于神经高度紧张,没有感觉太严重,回来的船上,精神一放松,立马疼的昏厥过去。虽然十个小时过去啦。若不是张洁英拼命的摇晃呼喊,她还处在昏迷之中。
       夜深啦战地医院病房里墙壁上的马蹄风灯,跳跃着突突的火。把林佑那张本来蜡黄的脸,映的略显有些血色。她自从做过手术,到现在还没有苏醒。坐在床前的耿青,紧盯着毫无表情的林佑。他心里愈来愈着急,一种不祥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冒了出来。难道林佑不有看得见的外伤,在与毛凤仙的肉搏战中,还受了内伤?比如肝脏、肺部、脑颅腔内。有伤损及淤血,才导致她迟迟不能苏醒。他越想越觉得后果严重,这就叫“关心则乱,不关心何干。”因为他深爱着林佑,所以想的问题就比较复杂严重。于是他急冲冲走进诊断室,想请主治医师孙大夫,再林佑检查一下。可是诊断室只有张洁英一人值班。
       “张大姐,我想请孙大夫再给林佑做个全面检查。”耿青有些着急地说。“耿教导员,有什么异常情况吗?”。“没有!只是到现在还没有苏醒,我怕她身上还有没有发现的内伤。”耿青谈着自己的想法。“孙大夫才睡下有十几分钟,这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他年龄大啦,尽量还是不打扰他。我给她查一下吧!”张洁英说完将听诊器挂在脖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水银柱血压计。朝林佑的病房走去,耿青紧随身后。张洁英用听诊器仔细检查了心脏、肺部。又给林佑测过血压。直起身来说“应该没事,各项指数基本正常。”“你检查一下她身体上有无其它伤,特别是内伤。”“那好!你必须出去,小林守身如玉,可不能让你这只馋猫先睹为快。”他本来是与耿青开个玩笑,可耿青在这方面非常内向,那张英俊的脸,一下红到耳朵根。急忙说:“当然、当然。”急忙退出去病房,张洁英说:“你还当真啊!过来帮我打着手电筒。”耿青说“不妥,还是你自己检查吧,要是以后林佑知道我看过她的身体,还不的把打趴下。”他站在门外眼巴巴的向里看着。大约几分钟后,张洁英走出来说:“身体上没有发现有击打的印痕,有几处印迹都在四肢上。不会受内伤。耿教导员这里有我呢,您回去休息吧!”耿青说:“我不累,你去照看其它伤员吧。”张洁英笑笑说:“好吧,看好了你的小心肝,别让那位张连长给你抢去喽!”说晚回诊室而去。
桌子上的小闹钟滴滴答答的响不停,灯光依旧不停地跳荡着,周围陷入寂静之中,窗外偶尔传来几声蟋蟀的叫声,方使得病房内凝固的空气,略有些松动。耿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有那张灰暗而又毫无表情的脸庞。他轻轻地呼唤着:“小林、小林,亲爱的你醒醒,你醒醒呀!”他一遍一遍的呼唤,“小林你醒醒吧,你睁开眼看看,我是小耿,是你的耿青!”声音越来焦急,越来越迫切,越来越颤抖,越沙哑。到后来已经是在哀求啦!他拉住林佑的手先是握在手心中,后来贴在自己的脸上。点点热泪浸湿了林佑白嫩的手背……
       昏昏沉沉的林佑,她觉得自己像一只断了线的纸鸢,随风飘扬,飘啊!飘啊!飘过黄淮大地,飘过硝烟战火。来到她日夜想念的故乡,她依稀看到早已去世的奶奶爷爷,站在大门口向她微笑招手忽而看到身穿段祺瑞政府官服的父亲,先是对他微笑,继而怒目相视说了句“一个丫头家,革命,革命,早晚疯死你!”然后背过身去,拂袖而去。她刚要呼喊,就看到南开大学与南开附中的学生,高举着反帝反封建的横幅,喊着口号,冲向街头。她就急忙跑了过去,加入到游行的行列中。忽而有个人拉了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抬起头一看,是自己的师傅特务连长张保珍保珍说“小林、小林,亲爱的你醒醒,你醒醒呀!”她觉得自己非常尴尬,张连长是个英雄,自己对他也非常崇敬可是那不是爱情,是同志间的尊重与友谊。而自己真正心爱的人,是三营的耿教导员耿青同志。正在她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他听对方说:“亲爱的你睁开眼看看,我是小耿,您的耿青!”啊!小耿,你是何时来到天津的,你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亲人家的手多不好意思,她奋力的把自己的手从对方手中抽出来。
    耿青突然感到贴在自己脸上的林佑的手,动了一下。他惊喜又兴奋的大声喊道:“小林,小林你醒啦!我是耿青,你睁开眼看看我吧!”林佑奋力的抬了下眼皮,眼前一个模糊而又熟悉的脸庞出现啦。耿青激动地摇着她的手说:“小林你醒啦!你终于醒啦!”他突然跳起来,举起双手高喊:“小林醒啦!”张洁英急忙跑过来,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食指竖在唇上嘘了一声,耿青立刻不好意思的道歉说;“对不起,是我太激动啦!”林佑看着耿青尴尬的表情,满意的笑啦,满脸洋溢着说不出的幸福……
       定远县的大桥镇今日与往日显得格外不同,前来赶集买物品的农民,不但比以前少了许多。而且个个行色匆匆,买卖物品也不过分的讨价还价。就连店小二迎接客人的吆喝声都比往日小了许多。老戏园子里,以往总是锣鼓喧天,音乐缭绕“小白鞋”与“花蝴蝶”那诱人的黄梅戏唱腔,逗得人心里发痒,总想拿上几个铜子,到里面听一场《天仙配》、《女驸马》什么的。可是今日却是一副;空空荡荡,冷冷清清,万籁无声的景象。因为南边传来了军情消息,人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杂货店的张老板同布匹店的董老板,在李家包子锅餐棚下对做着一边吃包子喝粥一边窃窃私语:“听说张淦已经督促李本一代司令两次啦,要他在三天内,拿下大桥镇”。董老板手里剥着蒜瓣小声的说。“其实李代司令也不想打内战,特别是莫敌副司令,极力的拖延,要不然大桥镇早就被桂军占领啦。”张板说完这句,咬了一口韭菜包子。“新四军这边,因为驰援盐城与枣庄的部队还没有返回,目前没有实力守住大桥镇。这个蒋委员长,也真让人寒心,都到什么时候啦?还有心同共产党打内战。放着定远县城的日本鬼子不打,偏要打自己人。哎!”董老板说着叹息了一声,端起粥碗猛喝了两口。以此行动来发泄不满。“听说李本一让韦岗的二营打先锋,继续往北推进,说不定二营在夺取这里之后,会就地驻扎。这个韦岗可不是个‘省油灯’属于桂军嫡系,战斗力不弱,梁园保卫战时,他们打死日军一百七十多人。现在咱们这里只住着新四军彭雪枫手下的一个连,根本不是桂军的对手。”张老板边吃边说,也没有抬头观看。“嘘——”董老板对张老板说:“老张闭嘴。”张老板抬起头,看着董老板有些异样的眼神。有些不解,顺着董老板的目光看去,脸上也露出了差异之色。
       大街上从北向南来了一辆牛车,三头黄牛拉着一辆四轮大车。一个年轻后生赶着车,车上还做着三个人,一个文文静静的老师傅,看样子有五十多岁,穿着深蓝的大褂,头上戴著一顶箍着白丝带圈的褐色礼帽。另一个穿着彝族服装的啊婆,长得白白净净。虽是徐娘半老,但却风韵犹存。依然很吸引男人们的眼球。还有一个是豆蔻年华的少女,但见:
                                                长腿细腰苗条身,翘臀丰胸爱杀人。
                                                两道柳眉青山翠,一双杏眼炯炯神。
                                                樱桃小口尖下巴,粉红香腮笑靥深。
                                                两条发辫三尺,一身彝装缀白银。
    这位姑娘真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她又穿着一身彝族妹子的艳装,在这兵慌马乱的年头,确实少见。张老板也觉得有些蹊跷,看样子不是娶亲的。也不太象搬家的大户人家。但这一家人却又不是普通的农户人家,这辆牛车就在新四军驻扎的孔家大院斜对过停了下来。赶车的后生从车上跳下,来到路东原来的“好再来”钱庄门口。从衣兜中拿出一把钥匙,把钱庄门打开啦。转过身来从车上接下来那位老师傅与阿婆。此时小姑娘已从车上跳了下来,从车上拿了一把扫帚,向屋内走去。赶车后生从车上往下班东西。董老板把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说:“这‘好再来’钱庄,自从上次被日本给扫荡之后,就关门啦,欠了乡亲们不少钱呢!据说钱庄老板让小子给杀啦,她女儿也让那些龟孙给糟蹋啦!管账先生当了汉奸啦,还霸占了钱庄谢老板的老婆。这一家算是彻底玩啦!”张老板摇摇头说。这年代谁都没好日子过,脑袋再要带上挂着,说丢就丢!您看不怕死的有的是。不知这家新来的,租这个店铺要干什么?可惜他们来晚啦!马上桂军要开过来,大伙就没有好日子过啦!
不大一会大车上的东西,全部搬进对面的钱庄里去啦,哪个后生拿起一块木牌子。在原来挂再来钱庄牌子的钉子上挂了上去。这时董老板看清楚啦,那牌子上写着“赵氏裁缝铺”。那位老师傅从屋里拿出一盘炮,让赶车的后生点燃,呯呯啪啪地鞭炮声,一开始把大家下的东躲西藏。还以为是桂军打过来啦。后来发现是裁缝铺开张,定下神来之后,才围龙过来看热闹。大多目光都集中在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身上。这时就听那位老师傅说啦:“各位父老乡亲,街坊邻居,我姓赵,叫赵希森,我家三代做裁缝生意,手艺虽然说不上怎么好,却也能让乡亲们满意。价钱可以商量,我们的老店在滁州恒源老街,现在都让日本人给霸占啦。只好逃到乡下,借贵方一席宝地,讨碗饭吃。以后还仰仗各位父老相邻,捧场架势,到小铺来做衣服,我们全家穿的衣服都是我们亲手做的。大家都能看得出手艺如何,我就不多说啦,谢谢各位父老乡亲!”说完向周围的观众作了个转圈揖。大家报以一片掌声,接着姑娘赵春丽给大家跳了一场彝族舞,更是迎来一片喝彩。
新四军特务连的情报站,就这样在大桥镇潜伏下来……
                                        正是:   
                                                两军对垒打胜仗,情报来自敌心脏。
                                                                    有诗为证:
                                                兵不厌诈上古云,知己更须知敌人。
                                                堡垒若从内部破,指挥若定信入神。


来源: 《大桥战役》第二十一回 林佑养伤战地院 裁缝开铺大桥镇
为中国先锋文艺辉煌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先锋文艺 ( 蜀ICP备16015592号

GMT+8, 2018-9-23 20:30 , Processed in 0.16386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