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1|回复: 1

月亮提着一只银色的灯笼(组章)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9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潘志远 于 2020-9-29 15:57 编辑

梅雨里的浪漫

一想到梅雨,心里就堆起浪漫。
青梅多么止渴,不用吃,听说一下,望一眼即可。
但我还是倾向于用它煮酒,不论英雄,只三五知己,随便小酌。
还有李子,慢慢红了。酸是她的性格,甜是她的品质,很自然地融为一体。
瓜果一一上市,生吃,凉拌,都比加工成熟要好。因为对于一个饥饿并心急的人,瓜果到手,擦一擦,洗一洗,即食,是滋味最美的时刻。
布谷,像一个老朋友,躲在林子里,东一声,西一声,喊着你的名字,与你捉迷藏,吊你的兴趣。
青草池塘,不必处处蛙。处处蛙太噪,有一两声就够了,显得宁静悠远,云缝里偶尔露出几颗星星偷窥的眼神。
油灯一盏,灯花如豆。
暗了,就剪一剪,拨一拨,借着一闪的灯光,瞟诗句几眼,如看一个佳人……

蝉歌追问

这些蝉就是疯子,阳光越烈、气温越高、嗓子越嘶哑,叫得越起劲。
一句接一句,一声连一声,都是一个词。
一个词,但每一次,似乎都表达着不同的信息。
一个调,仔细听一听,每次都有极其微小的变化……真是一个奇迹!
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我都莫名亢奋,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躺在困倦上,成为一具最大的困倦。
执着至极!稍一脑洞,又与执着无关。
本能?本能有如此强大的支撑,支撑一只蝉,甚至蝉的世世代代?
这小小的躯壳,像一座巨大的矿山,有着开采不尽的能量。
全能歌唱家,集创作、弹奏、演唱于一身,又选择一个最自然、最简陋的舞台。
唱到高潮,肯定是最火热的时候,偶尔是暴雨前的沉闷。
那个在清风明月夜,也不安分,也要嚎几嗓子的家伙,肯定是个另类,情种,或者已浪漫到骨髓……

月亮在天边痴痴地傻笑

下半夜,我拉开窗帘,看见月亮在天边痴痴地傻笑。
眯着眼睛,呲着嘴。
周围静得可怕,仿佛撒开一张大网。此刻有任何事物,任何声音,都将被一网打尽。
偏偏有几缕星光,在上面的网眼;有几盏街灯,在下面的网眼。那些网眼里,能钻出什么?
鱼、虾,你、我……想到什么,什么就建立了类比。
冷不丁一声鸟叫:被刺了一刀,踹了一脚,还是做了一个噩梦,被吓醒?
远处什么也没有,近处也什么也没有。月亮痴痴地傻笑,她在笑她自己。
还是在笑此刻的天地……


不一样的秋

奇了怪了!
这秋立的整天阴沉沉,见不到阳光;又郁闷闷,像一个大蒸笼;汗流不爽快,憋着一口气,说不出的难受。
立秋分早晚,可这早晚和白天,和中午没什么两样。
说秋老虎,又见不到它锋利的爪子,和咄咄逼人的气势。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立秋,搜刮记忆,找不到类比,像是一个另类;想给它命名,没有准确的比喻,也没有恰当的词汇。
庚子年的怪胎……一天,两天,三天,终于下了一阵雨,刮了一刻风,闷热有所松动。
阳光从云层里洒下来,有了秋天的况味。一叶,微黄,飘出秋色;一蝉,嘶叫,减慢了节奏;一虫,夜鸣,削弱了后劲。
从汗里捞出来,我将自己冲洗一遍,打开电扇,皮肤上爬满了风,小虫一样蠕动,一种莫名的痒,时有时无。
不一样的秋,增添了我新的体验,姗姗来迟,为时不晚!

立秋第五日

秋又回到秋的轨道。
大朵大朵的云,不再抱成一团,而是有意散开,露出一块一块的蓝天,为阳光让道;阳光泻下来,亮而不烈,有了中年的慈祥。
有风窜出来,带着些许凉意,三下五除二,形成一股风气。
蝉歌渐稀,但凡放歌的,嗓门不小,中气十足,有歌唱家的底子。
云散落在天上,晒干了水分,变得稀薄,棉花样洁白,蚕丝般柔软,裁减秋衣再合适不过。
蒸发的水汽落下来,附着在树叶上、小草上,钻石一样圆润,惹人疼爱。
牵牛花的小喇叭,吹粉调,吹蓝调,吹着吹着,没了后劲,一个个垂下脑袋。
秋虫三五声,是三五声叹息。
我也将回到我的轨道,在一条线上辗转,先哈罗单车,再换公交,从城市边缘到一座千年古镇;十八载,人生的中盘,还有两三枚棋子,就将收官。
完美是谈不上了,但求问心无愧。一种新的模式将要开启,我思忖再三,还没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地下车库里的蟋蟀

白昼不白昼,夜晚不夜晚,这是你的说辞。
我的理解:不是白昼的白昼,不是夜晚的夜晚;或者亚白昼,亚夜晚;再或者非白昼,非夜晚;白昼的第三维,夜晚的第四维……我陷入了惶惑、混乱,名家的狡辩。
这些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穿行其中,从白昼得到了夜晚,又从夜晚得到了白昼,失而复得的喜悦,莫名于我的心胸。
从酷夏得到秋,从严冬的得到春。有那么一时半会,我置身于尘世之外、季节之外。
之外,还是之内,是一个纠缠不清的概念。公说公理,婆说婆理。
幸运了,这些地下车库的蟋蟀!可以没有白昼、没有夜晚的吟唱。但也可怜了、辛苦了这些地下车库的蟋蟀,不分白昼、夜晚的吟唱,嗓子吃得消吗,体力够消耗吗?
幽暗的光线,是误导,还是鼓舞,我拿不定主意。
永远月光一样苍白的荧灯,是安慰,还是激励,不来一场激烈的论战,不会水落石出。
我大伤脑筋,蟋蟀大伤元气。
从地上到地下车库,一进一出,于我是几分钟的事;而于蟋蟀,则是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是生生死死,是世世代代……


月亮提着一只银色的灯笼

月亮提着一只银色的灯笼。那么高,那么远,却一下子照见了我,照见了我的影子。
轻,轻得掂不出一点分量。
薄如蝉翼,或者比蝉翼还薄上万分。
虚,看得见,摸不着;任何时候,你都触不到它的实体。
也许,月亮无意照见我,一不留神,偏偏照见了我。月亮也无意暴露我的阴影,一不留神偏就暴露了,且淋漓尽致。
我的影子,默默跟着我,很听话,比我养的宠物还听话;与我和谐相处一辈子,其实一直与我的想法相左。
我朝向光亮时,它在我身后拖后腿,好在它拽不住我的脚步。
我背对光亮而行时,它在前面默然导引,好在我在最后的时刻,我服从了我的内心。
大、小、长、短、浓、淡……极尽变化,仿佛它更能领会月亮的意图,灯光的命令,太阳的旨意。它的灵活与我的笨拙形成对比,它对光亮的苛求也远胜过我。
今夜,月亮提着一只银色的灯笼,我提着我的影子,亦步亦趋,好像达成了默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30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感,耐品。精华荐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