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回复: 0

201805 十首

[复制链接]

37

主题

202

帖子

999

积分

先锋高级写手

Rank: 4

积分
999
发表于 2018-6-13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05 十首
      /半桌


● 影子

尚有余温的灰烬。母亲
你给我准备好了出门的衣服
梯子在墙上消失
阳光照着油漆和窗玻璃
清晨像微生物挤满我的耳朵
尘埃明亮
黑白相片恢复了彩色
更多的颜色在我口中
我不说话
不说出祈求和诅咒
内陆挂钟,土豆,矮烟囱的大头鞋
所有黑暗砂纸的擦伤
都在悄然愈合——
这成吨的温暖
是冬天
是我最后的财产。母亲
你给我准备好了出门的衣服


● 平安路52号

六月在树叶上修码头
沉没的铁是头发
我的头发。我必须醒来
房子都是倒影
楼顶跳下的人,等着,被鸟带走
他把隐藏的糖分出来,一块块变灰
变灰我的手指,如同捧着52号主人的相片
捧着,巨大国旗的边角料
水面下
铁锚仿效没有重量的花朵
哑剧的嘴都在上岸,一块块运走
我的车,堵在平安路
我捧着自己


● 三棵树

伸过四楼阳台的枝叶
垮塌的隧道,挂满
气流跛脚
白天,尺子量过的枝杈
剪掉的部分已经燃尽
我轻轻拍了拍,这棵色木槭
我拍了拍幻灯片
城市在肩上,纹丝不动
夜晚平安而迫切
我关掉灯,关掉银白音节
蜷曲到黑桃10里
头发留在外面的幽暗蓝光
盘旋着,穿过叶尖
仿佛遥远山中
我抛弃的
一棵啃食森林的老桑树
它正震荡月亮的耳膜


● 金盆洗手

他把钱分给手下的兄弟
和睡过的女人
然后翻出最爱那个
川外大二生的第二个电话号码
歌乐山挂满春天
树林里,他们进入彼此的
艾草一样的光
他吻她的头发,额头
吻她眼睛时,割断了她的喉咙
他用最快的刀
她的血来不及变成那夜
短裙的颜色
城市像黑铁碎块凝固在她眼中
与他的记忆拼成一个
空荡的出口——
灯火在下
他浮向水面。歌乐山
停止工作的焊工直起身来


● 来模范村买彩票

我把《索多玛120天》的种子传给寻
当时,他正在大西联列举
自绝于党和人民的名单
店门外,哀乐循环
我没去灵堂看遗像
2018年1月破败的重纺厂职工宿舍区
除了衰老的下岗工人就是打工者和妓女
我不知道死者是谁
创卫没刮掉的
渗入墙砖和地砖的猩红颗粒里
我不能打开一个形成中的圆
如同站在半径1000米的池塘外,看
锤击般的灰色水面上
漂荡的人们打麻将,相互调戏
输光然后弯曲
阳光给他们镶了一圈金边
裹上长睡或者终日失眠的鳞片
没有哭声,也没有祭文
刻着厂名的木牌沉了下去
公交线路图上只留下小区名字
我说来吧,坐807来模范村买彩票
然后被鞋面的水渍失忆了一会儿
守着电脑继续看《妙想天开》导演剪辑版
2005年在兰海家客厅
看这部电影光盘时
他的女儿用淘米水浇玉兰和枇杷
他的妻子带着拉布拉多从滨河路往回走
我们都不知道七年后他会用狗项圈
把自己悬挂在工作室
平静得像跨入一面穿衣镜


● 晓莹

职工宿舍三楼
二号房。窗玻璃缺了一块
金色水母吹进来
黄昏漏过我的指缝
我忧郁如糖,重新涂抹了
晓莹开始好看的身体
她漏过我的指缝
随着《惬意的麻木》里的吉他索罗
重复汗珠细小的跳
这时间,不与表针同步

厨房里的蜂窝煤炉使我想起卡特
一截离开花园的软管
绛红叶子长满车壳
闹钟熄灭前
我们都掉入了天平上的罐子
我忧郁如电风扇旋转
“因为你工作稳定。”她说
取下我肋间的订书机
她还没学会因贫穷说谎
跪在明亮的油漆桶上
乳房坚挺,阴毛稀疏
头发扎成马尾
哼着《过把瘾》给我剪完指甲

曼德拉,卢旺达,劳动法,撤县设市
马流明和朱敏从一条大街消失
股市突然飙升30%
巨大的弹簧在屋外震颤
支撑一块巨大的成形
1994年
她在卧室墙上跳房,舀光线
用鸟儿的声音涌动花园
我的体内是一只铁丝狗
心脏裹着一根湿火柴
晓莹啊,我们在一个缝隙里生长
更多的地方
这个国家正章鱼般着陆
这将成为我将来的

空洞,以及你的
这个时候
自制汤料,油碟,托盘里平放
竹签上的十八岁碎片
“快回家吧,我该去摆摊了。”
她穿衣,小便,洗脸
擦亮廉价的苹果
我困在窗台,看旧仓库后
从未人祭过的宕江静默了铜管乐器
青色渡船斜靠着石岸
二十年后,那里将修一座大桥
装满外地大棚蔬菜的卡车
每天清晨开过来

“快回家吧,我该去东莞了。”
或许,她是这样说的


● 偶然

还不能确定
是否,我刚刚离开
洁净的公路上
人影寥寥
一辆旧货车驶过
一片老树叶
落在,我的肩上
我的风湿关节充满了
均匀的光
如同郊区的清晨
失眠者反复地
从一,数到十


● 2017年的最后一首

我带你走向宕江下游
树枝锯着夜空
碎屑下,我尽量保持话音的亮度
一勺水闪动

巨大的未知一次次贴紧采砂船,采石场
贴紧羊齿蕨
渐渐退远的小镇里
白炽灯木讷,佝偻于肝病

车辆驶过。一些人更快地离开
另一些人留了下来
和瓦片一起
所有的哑巴走上山脊

我摘掉了你的权利。我们摘掉了你的权利
衣服撕裂
儿子,你仍是一枚泥巴纽扣
正镀上一层金属


● 送儿子上学

影子,与我无关
它们只是
清晨的一部分,那些
投映在我身上的
黄桷树,路牌
以及初睡的街灯
鸟的,被它带走了
留下的是啼鸣
几粒水滴从六月的耳朵
滑向两额

此时,我正牵着儿子
紧抓住
他的一小片
我怀疑,是影子
握在我们手心
稍一松手就会消失


● 老屋檐

老屋檐,走调的钢琴
从整栋楼孤立出来
我站在檐下,手放在儿子肩上
风吹过来,吹过去
木头里的肺闪烁了一次

儿子每长高一寸,天空就在
我身上消退一阶
用过的鸟鸣挂在门后
老屋檐投下灰色的光
这低音,有儿子的人都能听见


来源: 201805 十首
哎...今天够累的,签到来了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先锋文艺 ( 蜀ICP备16015592号

GMT+8, 2018-6-26 03:16 , Processed in 0.17484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