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0|回复: 8

[先锋散文诗] 时光之马(外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8 K  n* Z* q0 X9 Y0 z, v' S0 r; Q. a6 q( I/ z8 Q5 K8 D
2 u9 {& m$ ]! I& }5 F
金色的马蹄,从空中踏下,前一脚深秋,后一脚初冬,听得见得得的足音,不见疾驰踪迹。$ B! u1 K1 O; _0 K0 V) L' f# d
一种飘忽的曲线,带着蝴蝶和簌簌的声符。' m8 {" E" y) r/ y- T6 d. l
一种颤动,扩散一圈圈涟漪。
6 Q' G6 H1 Y7 U! s7 H6 I白驹过隙。从芒花和芦絮中,我看见它的鬃羽;从霜和雪里,我看见它的寒光和耀眼的曳尾。
! W5 ?3 f8 D  A; ]8 f感觉我在它的背上,骑而难下。; x1 A2 S( \+ F1 o
又感觉我被它抛在路边,踽踽独行,望尘莫及。
7 `! {% u# G: R& F9 W( g还有棕褐色的蹄印,并不代表它的垂朽。
" w% z) S' e2 V) j$ g+ V更有粉红、紫红的蹄印,也不预示它的发迹。) `, M$ }( ~1 G6 [* w. k) y  c/ j+ f! l
夹杂在草丛中,纤细的、碧绿的,是时光之马的青春;# Y! H* X" u: W+ ?5 X1 M
一叶一叶悬在枝头,时光之马破空而来,又破空而去,顺着它的脉络,阳光渐至高潮,一泻千里。
* F7 T# H. t5 |  @' [+ \它的温情,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福祉……
$ \3 F1 n7 s' e, }2 Z" l, F( `: H3 W' z* p3 I- w

, w, ~  V/ u3 k* m霾深藏于我们的内骨& D# O' x4 w- s2 ]0 J: s+ t1 r

( g" l) p. `; K5 Y3 G) B0 L
, q4 ]- b8 ^3 C8 s. {/ v薄雾。起于城乡的浓霾。
) R5 O& Z* ^8 P而浓霾,深藏于我们的内骨。产生需要几十年时光,消除则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2 f2 W% y. O" W. k; L雾,是老天花眼,是季节头晕,是水气的戏法,蒙蔽一时。
) F4 K2 w5 Z4 Z8 n  C. I是山野的盖头,或婚纱……
' ], D+ B1 D: N. b$ ]/ O* \霾是一种病变,一种顽瘴,一种痼疾……绝非无药而医,而是难以根治。一种短视之后,必然的结果。一种贪婪膨胀之后付出的代价,利息大于成本。
* [9 a5 [/ |, c0 h% }) U恶疮欲除,必先割肉;割肉之后,让一些人咬牙切齿。
. b# V3 v+ ^+ V# m& i, a剜疮,剜疮,疮还在,一些人死不瞑目。
) F( T1 U" x4 t: u蓝天已成一种奢侈,青山绿水已成一种奢侈,吸一口洁净空气更是一种奢侈。7 t7 M* |. D+ Y2 w
极尽奢侈,不知珍惜,是我们的罪孽吗?洗出罪孽,势在必行。洗除罪孽为自己,更为后代子孙。" U5 N8 h" K9 ~1 R* ?. X6 [, h* j
天会蓝,空气会洁净,头枕青山,眺望泱泱绿水,在垂暮之年,或在来世。
5 h7 q3 ]! S: K麻雀将天吵黑,公鸡将天吵亮。袅袅炊烟重新升腾,人间烟火来源于一草一木,但愿它不再是一种奢侈……- L0 i: Z. z# r3 q/ w0 \

. l( y' Z1 d8 X
; c& \0 R2 j7 S% ]2 e# E9 U0 T, s. m+ [
瞬间而至
, [  h" Q# s) _+ e: f4 j8 y, l# A
0 Q6 w( c6 F9 h3 D; i7 {+ c' Z. J- F( b
今夜,月亮还未出门,还未迈开脚步,便已达到圆满,这让我艳羡。
9 H! q& Z. f9 A: N8 m: e就像镜子未擦,已照亮远方。
# S- D+ l! L% o% N5 }. D$ c5 q冰未凝,已寒气凛人;云未彤,雪已落羽,飞遍每一座高山,老了千万幢屋顶。
( u5 `, @' l- A4 |3 B: [# W不见春风化雨,桃花灼灼,莺语盈耳。( N+ S) g: E; W7 W: a5 {) h
燕子咔嚓一声剪出秋,秋风飒飒,漫天枫红,像谁的心血付诸东流。, j" e8 Q7 n& {: U
不坐果,果已压枝,累累,唾手可得。4 [  r3 B2 I( [( n9 x- M7 B
抬头顶天,一步跨到天涯……7 _* {. P& k" z+ N7 [
成,大器晚成,我更倾向于后者,爱后者的姗姗来迟,爱后者成之艰难。
' _' B) ~( Y% y. q$ p- G3 T6 [3 T; b7 ~苦,甜。苦尽甘来,才是人生的最美滋味。3 I4 E* d5 c* R% f8 ?1 Y
圆满只是一瞬。任何事物都不存在圆满,相对圆满才是圆满,不圆满恰恰是最大的圆满……不是偈语,而是万物本来面目。; L, S: |9 c0 t# L
这一刻成这一刻的最好,那一刻成那一刻的最佳,我期待这样的境界。+ S# q5 R/ ~4 q' w0 _/ E, w( Q' d
瞬间而至,永无抵达……
( b5 h+ ~: i  G5 P0 d6 p$ ^8 F( s( u: n% y3 I/ j2 L

2 c6 e- G0 I- j3 h" |+ f当大雪给大雪以面子3 `0 ^( O. T# R. x
, u0 |* R: ^' ~% B
破破烂烂的面子,还撑着它干啥?# A3 K* N7 S0 E$ v- M) E% [
干啥,我一时难以考证。暂且放下,放下它时,我顿时感到轻松。3 a7 [. _& J  r; x5 H
蜻蜓不会来赏光了。甚至,很长一段日子,雨也懒得敲打,想听到的枯荷的那点声响,正远离耳畔。2 Q1 I0 C: e* f3 S5 m" r
寂寞像一只虫子,将心啃得豁豁牙牙,千疮百孔;筛下的阳光,成为水中游鱼难得的奢侈。) E$ T+ }- Q( i( c! |' H3 v
当一滴雨临头,它枯萎的脸上,涌出一颗泪珠,像痛苦,更像清亮亮的激动。  C" K9 J# B0 a2 S: y" `* u
忽然想起远逝的蝉歌,渗透的禅味溢出,飘拂,牵起一种情结,一种记忆,轻轻的烙痕握在掌心,端详一百遍,还是猜不透。
3 Q) }( R; b  C, B; L0 |等不到霜飞白了,淡淡一笔勾勒的风骨,在即,又遥不可及。3 M4 V7 b( k( y
镰伸来,割出清澈整洁的水面。
/ V9 t. j; Q; `0 M我给水面子,或者说水给我面子。两个面子对峙,一虚一实,一实一虚,互为参照。4 n8 d% c2 R' C0 T2 s
今夜,雨兴奋得一塌糊涂。明天,短暂雨霁后,真的应验了气象预报:大雪给大雪以面子,肯定有人欢呼,有人旁观,有人出手不凡……在某一瞬间,你被击中,整个世界在混沌里成就一种美德。# ]- p. R3 C* d) f+ g3 }+ t9 }2 S
当大雪不给大雪以面子,冷空前降临,或者阳光大面积瘫痪。凝视远方,我想看到乌鸦,听到它们的争吵,! H7 [4 E. h5 z- L# }3 y
以及它们没有由头的呱呱叹息……- Q2 a. w* |5 G; s! U$ ]
  K* }6 G% e# s; F, Q, Y" W
' i- x/ q5 O+ k6 C0 P
觉得人类更像蚂蚁0 E, `. K, P# s* x. l0 ~
' t1 T$ n, z& y. d6 m) Q
2 k& ^$ I. I( o: g+ O/ n  D# Y
光秃秃的树枝上,栖满风和阳光。
2 P* X2 U" m( S" q0 L风吹响口哨,搅扰树的安宁,树颤抖着,将风抖落一地。. o- }! Z* g5 q
将阳光都落一地,同时都落的,还有树自己的影子。9 J4 e* J0 c1 d) W
偶尔树枝上栖满鸟,鸟是树的花朵和果实。会唱歌的花,能飞来飞去的果实,属于树,更属于鸟自己。) r( K: N' S/ z9 E0 J
也属于我们的眼睛和臆想,属于我们暗暗的咀嚼。, |& b0 w0 N  N& N( k2 E! s6 M
栖满霜,一棵树变得冷峻而纯洁;栖满雪,树举起白旗,不是树向冬天投降,而是冬天无可奈何的表白。
/ O3 T7 l% _) c: t月光下,当树落下我黑乎乎的心事;静夜,是夜最大的财富,是我多年的福祉。而今已被噪声剥夺殆尽。; T8 w6 X3 @1 l  y* S' g$ @' A" v
晨曦一如既往描摹一棵树的轮廓,勾画它的骨头,送给大地。% A$ x, o( h  _4 y  n* ^
一只蚂蚁放弃尘世的欲望之重,爬上树梢,它不怕摔下来,摔下来也毫发无损。
8 u" j  a/ [' g5 L0 O( C; x它在树梢俯瞰红尘,俯瞰忙忙碌碌的人群,深深感慨,觉得人类更像蚂蚁。
2 q, c/ v- A8 S2 A! @3 L! Z( S好奇。从众。发现食物,便想据为己有,使出浑身解数,不遗余力。在巢穴安身立命,放大,就像一个村庄,一座城市……& r7 z3 u2 M, }$ e3 v% N
8 g+ D! Q, F- E) {' Z9 \

+ \- M1 l1 x* c( Q+ O: J" V5 r6 O5 H, c; |, q6 H+ m$ 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色的马蹄,从空中踏下,前一脚深秋,后一脚初冬,听得见得得的足音,不见疾驰踪迹。+ e( S$ ^: K) A) @
一种飘忽的曲线,带着蝴蝶和簌簌的声符。
8 ~5 ]6 q, [/ I6 `2 ^3 R. G一种颤动,扩散一圈圈涟漪。
+ q4 s7 R4 ^# v8 M3 k# _2 K( {- _* h0 z白驹过隙。从芒花和芦絮中,我看见它的鬃羽;从霜和雪里,我看见它的寒光和耀眼的曳尾。
; \2 Z8 o+ Y$ R8 n/ z% R" `感觉我在它的背上,骑而难下。5 E( D$ r  C" Z; `/ i( X7 R
又感觉我被它抛在路边,踽踽独行,望尘莫及。; N1 B0 e7 D7 r- i- R
还有棕褐色的蹄印,并不代表它的垂朽。3 P" F5 H: P4 F. E  K9 Z9 L2 ?
更有粉红、紫红的蹄印,也不预示它的发迹。- t$ Q  f4 c! q
夹杂在草丛中,纤细的、碧绿的,是时光之马的青春;" a2 Z; X$ [- V6 `( P' A9 Z
一叶一叶悬在枝头,时光之马破空而来,又破空而去,顺着它的脉络,阳光渐至高潮,一泻千里。  D0 `1 v6 _( g+ T( K6 Y
它的温情,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福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薄雾。起于城乡的浓霾。3 F  w* u* I, ], g6 [8 e
而浓霾,深藏于我们的内骨。产生需要几十年时光,消除则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G% p% m6 ^  _, i+ q
雾,是老天花眼,是季节头晕,是水气的戏法,蒙蔽一时。
& H9 x  v5 M! I7 p* E" B是山野的盖头,或婚纱……
. q. w9 D- K! V& U9 t5 }, ^% n0 O霾是一种病变,一种顽瘴,一种痼疾……绝非无药而医,而是难以根治。一种短视之后,必然的结果。一种贪婪膨胀之后付出的代价,利息大于成本。
. Y% a+ m0 D5 p恶疮欲除,必先割肉;割肉之后,让一些人咬牙切齿。
* T5 K& a5 h6 U剜疮,剜疮,疮还在,一些人死不瞑目。: l! t- p8 X( ~) {
蓝天已成一种奢侈,青山绿水已成一种奢侈,吸一口洁净空气更是一种奢侈。
% T6 C6 \& L3 p6 Q& q* ?9 j极尽奢侈,不知珍惜,是我们的罪孽吗?洗出罪孽,势在必行。洗除罪孽为自己,更为后代子孙。" @# ?; M! z6 Z1 H1 G" G2 o; F
天会蓝,空气会洁净,头枕青山,眺望泱泱绿水,在垂暮之年,或在来世。
  w# }$ q- W: c麻雀将天吵黑,公鸡将天吵亮。袅袅炊烟重新升腾,人间烟火来源于一草一木,但愿它不再是一种奢侈……
# Z/ l7 G4 o# |: H! m" @% h# 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夜,月亮还未出门,还未迈开脚步,便已达到圆满,这让我艳羡。
* G* N! {( a* s就像镜子未擦,已照亮远方。
* r: {& P( p, j+ C+ J( ]! M  r4 o* F冰未凝,已寒气凛人;云未彤,雪已落羽,飞遍每一座高山,老了千万幢屋顶。
. g- A8 ?' U- {不见春风化雨,桃花灼灼,莺语盈耳。
; Y1 N5 d) X( w  {5 V$ m燕子咔嚓一声剪出秋,秋风飒飒,漫天枫红,像谁的心血付诸东流。
9 q, c% v$ h' h( D/ i& k: i0 f不坐果,果已压枝,累累,唾手可得。& M% p4 O3 N; d& `  O
抬头顶天,一步跨到天涯……0 E  K2 a; p7 t$ ^3 X
成,大器晚成,我更倾向于后者,爱后者的姗姗来迟,爱后者成之艰难。8 X$ F0 |4 o  w0 ]3 W$ c
苦,甜。苦尽甘来,才是人生的最美滋味。
- q& t2 c3 p1 S" F圆满只是一瞬。任何事物都不存在圆满,相对圆满才是圆满,不圆满恰恰是最大的圆满……不是偈语,而是万物本来面目。
& X- Q' k' m4 B0 B1 d5 A这一刻成这一刻的最好,那一刻成那一刻的最佳,我期待这样的境界。
' u) a; d, M* X+ ?瞬间而至,永无抵达……5 A& Z# ]* X6 k!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破破烂烂的面子,还撑着它干啥?! |, h' O0 O8 [6 ~) \% z* {
干啥,我一时难以考证。暂且放下,放下它时,我顿时感到轻松。
; Z2 Y; i. s4 d7 ]/ l, p5 h/ z0 U蜻蜓不会来赏光了。甚至,很长一段日子,雨也懒得敲打,想听到的枯荷的那点声响,正远离耳畔。
- G' Z7 V) f4 H. T: x7 t寂寞像一只虫子,将心啃得豁豁牙牙,千疮百孔;筛下的阳光,成为水中游鱼难得的奢侈。
- x2 e, v# |6 u/ Y0 O  z当一滴雨临头,它枯萎的脸上,涌出一颗泪珠,像痛苦,更像清亮亮的激动。0 z+ J$ h( E! I* M5 R+ t
忽然想起远逝的蝉歌,渗透的禅味溢出,飘拂,牵起一种情结,一种记忆,轻轻的烙痕握在掌心,端详一百遍,还是猜不透。
$ N! N: ~& W; w  B8 `1 {0 B# c等不到霜飞白了,淡淡一笔勾勒的风骨,在即,又遥不可及。. \" E: S$ F0 G: J: y5 P3 E' }. O5 `
镰伸来,割出清澈整洁的水面。
& O) W1 D2 B. \  @, L& ~我给水面子,或者说水给我面子。两个面子对峙,一虚一实,一实一虚,互为参照。
3 e  J- n' k( q0 D今夜,雨兴奋得一塌糊涂。明天,短暂雨霁后,真的应验了气象预报:大雪给大雪以面子,肯定有人欢呼,有人旁观,有人出手不凡……在某一瞬间,你被击中,整个世界在混沌里成就一种美德。
# W: D& o2 P3 i8 ~. ~( c1 @当大雪不给大雪以面子,冷空前降临,或者阳光大面积瘫痪。凝视远方,我想看到乌鸦,听到它们的争吵,
* X! j3 i* X: l% Q) W以及它们没有由头的呱呱叹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秃秃的树枝上,栖满风和阳光。9 C7 A8 C3 D1 R# \$ u( f& Q
风吹响口哨,搅扰树的安宁,树颤抖着,将风抖落一地。0 G! r8 g, t; H, \: O6 |
将阳光都落一地,同时都落的,还有树自己的影子。
, I, o8 R9 q1 s8 v  g偶尔树枝上栖满鸟,鸟是树的花朵和果实。会唱歌的花,能飞来飞去的果实,属于树,更属于鸟自己。6 m) g* q# E/ I; `
也属于我们的眼睛和臆想,属于我们暗暗的咀嚼。- o2 \, A% n" V* o& a9 [
栖满霜,一棵树变得冷峻而纯洁;栖满雪,树举起白旗,不是树向冬天投降,而是冬天无可奈何的表白。; X0 a' G5 b9 B- O, T5 x
月光下,当树落下我黑乎乎的心事;静夜,是夜最大的财富,是我多年的福祉。而今已被噪声剥夺殆尽。/ Z4 C3 J2 h' Q' n
晨曦一如既往描摹一棵树的轮廓,勾画它的骨头,送给大地。& K; L0 u2 O( y" R* P8 e3 Y6 f
一只蚂蚁放弃尘世的欲望之重,爬上树梢,它不怕摔下来,摔下来也毫发无损。
4 p  W/ A% o+ F. Z0 F它在树梢俯瞰红尘,俯瞰忙忙碌碌的人群,深深感慨,觉得人类更像蚂蚁。4 j% u( c9 s! S4 K
好奇。从众。发现食物,便想据为己有,使出浑身解数,不遗余力。在巢穴安身立命,放大,就像一个村庄,一座城市……% }% O' k: f* F# Z5 u2 X1 k0 k# 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情画意  诗韵陈淳的一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问好潘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0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