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回复: 6

[中篇小说] 《慈秀小传》 第三十六章 造化再弄人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发表于 2020-9-8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梦诗音 于 2020-9-8 10:18 编辑

                                                              第三十六章  造化再弄人

                                                                 妾夫相去日已远,奴家衣带已渐缓。
                                                     难道此生缘已尽,迟迟天涯不得返。

        且说吴建华跟随班长公冶宏春身后来到劳资科门外,公冶班长喊了声“报告”,姜科长应了声:“请进” 。公冶班长随手把门推开,对吴建华说道:“小吴姜科长找您有事,我就不进去了。”姜天宇科长是旧中国上海造船厂的老人,原本是个工程技术人员,因为受了工伤不便参加施工劳动,再加他有文化就被提拔为劳资科科长。他用右手推了一下近视眼镜,微笑了一下道:“小吴您进来,我有事要给你谈谈。”
        吴建华无精打采的走进办公室。“你请坐!”姜科长用少了两根手指的左手指了一下办公桌对面的竹子排椅说。“谢谢姜科长!”吴建华说完就坐在了排椅上。姜科长倒了被开水递给吴建华说:“小吴请喝水,你来到本厂几个月了,还适应吧?”“适应,适应。姜科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吩咐?”吴建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姜科长说。“嗯,我想问您,你是否已经结过婚?家中都有些什么人?”姜科长开门见山地说。“这个…这个…还真给您说不清楚,姜科长您问这个干什么?”吴建华结结巴巴的回答。“小吴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已经结过婚,可能是因为您们两个人闹了误会。所以您从来都是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吸烟喝酒,从不与人交流。”姜科长试探着说:“小夫妻闹误会很正常,只不过你们这次的误会闹得太大了,你一时转不过来弯子,所以就一赌气离开了她对吗?”“姜科长您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我确实很难原谅她,因为我的母亲他老人家…”他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眼泪泉水般夺眶而出。“小吴你家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里面确实有一个大误会,你对象小丁本是一个善良孝敬的女孩,她之所以吃饭呕吐。一是她不习惯你母亲做的甜食,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她已经怀孕了,孕妇都有一段妊娠反应期,那就是吃饭呕吐。这个每一个孕妇都是如此。问题就出现在你们却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认为是她挑食,是她故意刁难婆婆,这才引起家庭矛盾。再加上厂方不问青红皂白要对您母亲采取鲁莽的处理办法,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关键就是那场意外的车祸。这个意外车祸并不是小丁的过错,你不应该把母亲的不幸归罪于她,您仔细考虑一下我说的对吗?”小吴掏出毛巾擦着眼泪说:“姜科长其实我也知道这不是小丁的错,我就是无法接受失去母亲的打击与痛苦,我母亲他还不到六十岁,身体还比较强壮。我父亲去世时我才四五岁,她一个人顶着流言蜚语,含辛茹苦地把我抚养大。我刚刚结婚她一天福都没有享,就这样突然撒手而去。我一天都没有尽孝啊!一想到这些我就刀扎一样的难受啊。”吴建华声泪俱下的说了这些。“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可你也必须理解小丁的痛苦,她一个十几岁女孩子离家几百里路,被你从乡下带到上海做了你的老婆。她怀孕了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却无情地抛弃了她。她岂不是有家难回无依无靠,她怀的孩子一生下来,就面临着失去父亲的悲剧,你是不是也要她像你母亲那样,为你的孩子守一辈子活寡?她才只有十七八岁啊!你就如此狠心让你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他应有的父爱。我想你母亲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这样做。”姜科长很动情的对小吴说了这么多。“姜科长别说了,我现在就是想回去也没脸回去啊?我天天都想回去,我真的舍不下小丁,何况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小丁的错。我想回去可小丁能原谅我吗?我们厂子已经把我给除名啦,他们还会接受我吗?回去之后俺厂子的人,还不都得指着我的脸,骂我是个没良心不知好歹的东西。”吴建华悔恨交加的说。“这些不劳你费心,你看门外是谁来了?”
        站在门外的周银萍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姜科长因为是面对着窗户坐的,他早已看到了站到门外的周银萍,吴建华因为是背对窗户坐的所以他并没有发现门外有人。此时急忙转身向门口看去,周银萍随着姜科长的话音推门进来。
小吴睁睛观看,但见:
                                               推门进来女青年,品貌端庄气不凡。
                                               上穿枣红大披风,下配比基海棠蓝。
                                               脚上一双红皮靴,锦绸纱巾飘胸前。
                                               玉立婷婷面前站,和颜悦色把话谈。
         吴建华一眼便看出这是丁慈秀的嫂子周银萍,他转身来到周银萍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二话不说照自己脸上搧了两巴掌说道:“嫂子我不是人,我错怪了慈秀,我对不起慈秀也对不起您,请嫂子大人大量原谅我吧。让我回到慈秀身边吧!”周银萍急忙伸手抓住吴建华的双手把他拉起来说:“小吴兄弟你不必如此自责,这一切都是误会,我能理解你失去母亲的痛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去日难追来日方长。你现在跟嫂子我一块回去,与慈秀破镜重圆,一切重新开始。工作的事我已经与刘德林科长协商好,他与你们厂方交涉恢复你的工作,应该问题不大。”“谢谢您嫂子,我这边的工作即使辞去,从现在开始申请也要到月底才能离开。所以现在还不能回去,不过我会经常回去看望慈秀。”吴建华解释道。:“慈秀的预产期是六月二日,也可能会提前,你要抓紧办理这边的离职手续,争取在她生孩子前回到她的身边,下月一号就回到天虹纺织去上班好吗?”周银萍特别强调了在生孩子前回到慈秀身边。吴建华点头道:“我知道啦嫂子,我会照看慈秀坐月子的。尽量弥补对她的亏欠。”“好的!小吴谢天谢地你们两个能重归于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回去帮你把工作的事搞定。再把这件喜事告诉我家小妹,让她宽慰一下。”然后转身对姜科长说:“谢谢您姜科长,今日就不叨扰饶您啦,厂子内还很忙我现在就必须赶回去。改日我设宴请您吃饭。”“不用客气,相互帮忙是应该的,既然你忙得很我也就不留您在这里吃饭了,改日登门拜访。”周银萍同姜科长握手告别后,又对吴建华说;“小吴你要抓紧回去,我先回去了”“放心吧嫂子,其实我早就想回去了。”吴建华不好意思的说。周银萍挥挥手离开了沪东造船厂。
        吴建华心中总算一块巨石落地,几个月的煎熬终于过去,他脸上露出了些许的微笑。第二天他先到厂部浴池洗了个澡,回到宿舍从工作包内拿出光脸小镜子。又新买了剃须刀架与上海产飞鹰牌刀片,对着小镜子将那满脸黑黄掺杂的胡须刮得一干二净,最后新换上造船厂发的老蓝布工作服。扣好衣扣站在地上拿着小镜子上下移动左旋右转的照看,直到自己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为止,他实在不想在同慈秀见面时,破坏力了自己在她心中的美好印象。他刚刚打扮完毕,准备到街上去给慈秀买身新衣服及孕妇补品。然后找班长去请假,准备回天虹纺织厂去看望新婚久别的妻子。他跨上印有为人民服务的帆布工作包,刚要出门。同室的工友张昌德急匆匆的跑进来说道:“小吴班长让我来叫你,船台那边航道大梁断裂,航车与吊葫芦一起从三十多米的航道上坠落,将电线砸断了,落到钢板上造成短路,烧坏了转给船台供电的三万伏高压变压器,造成整个船台停电、停工。厂党委让我们抓紧抢修,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全部复工。你赶快走,我还得去通知董海涛、徐如红他们几个。”张德昌说完马不停蹄地就跑了出去。这个突如其来的事件彻底打乱了吴建华的计划。在那个大跃进的年代,国家与集体的利益高于一切,更何况出现了这样的停电事故,作为电工的他更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一刻也不能犹豫,他只好将工具全部放入包内,锁上房门快步向船台奔去。
        郭玉环在公交车站见到吴建华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天虹纺织厂。本已降温的丁慈秀话题一下又热火起来,几乎所有人的闲聊都与这件事有关。常言说托人带东西能带丢,带话不会少。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题,越传越玄乎。有的说吴建华因为慈秀害死他母亲才抛弃的慈秀。吴老太太让慈秀气的自杀撞的车而死的。也有人说慈秀别看长得漂亮,内心有阴险有狠毒,这就是红颜祸水最好例证。还有人说小吴不要慈秀,是因为慈秀钩上了团委书记李伟峰。更有人说郭主任见到小吴时,小吴还拉着一个漂亮小姑娘的手。听说小吴升官啦,这个小姑娘他爹是什么区管委会的书记。郭主任连叫他几声,他连眼皮都没翻一下,牵着那个小姑娘的手就走了。这些流言蜚语虽然尽量避开慈秀,但总会有一些传进她的耳朵。她在想吴建华抛弃自己走了,这也能接受,这么多人向自己泼污水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她必须找到吴建华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质,还自己的清白。顺便与小吴办理离婚手续,从此划清界限。于是她挺着大肚子一口气跑到人事科,找到刘兆林科长气喘吁吁地说:“刘叔叔是你介绍我与吴建华结的婚,也是你把我带到上海来的,现在吴建华跑了,全厂的人茶余饭后都在议论我,把我说的一无是处,歹毒无比。我想请您帮助我把吴建华找回来,我们要他当众对质,把事情的原委给大家说清楚,还我个清白!然后我们办理离婚手续,从此一刀两断。”刘兆林指着排椅说:“小丁你先做下,喝杯开水消消气,听我给你说明情况如何?”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搪瓷茶缸,然后从保温瓶里倒了半缸开水递给丁慈秀。慈秀也不好意思再发作,只得接过茶缸放到茶几上说:“谢谢刘叔,我刚才有些激动你别生气。”接着用右手先按住排椅慢慢的坐了下来,因为她刚才上楼走得太急可能动了胎气。脑门上沁出豆大的汗滴,喘气也不顺溜啦。刘科长先笑笑说:“小丁你不要激动,谎言不攻自破,你的事我们已经帮你做好了,自从郭玉环主任汇报过你的情况之后,我就与你嫂子通辽电话,她在上海地面上时间长人缘广,有她出面帮助寻找小吴,并负责把他带回来与您相见重归于好。我负责与厂方协商恢复小吴的工作。昨天你嫂子打电话过来,他已经找到了小吴同志,小吴现在沪东造船厂工作。你嫂子已经做通了他的工作,最多这月底便辞去那边的工作回到咱们厂,你们两个重归于好,还你一个团圆的家。只要你们破镜重圆,一切风言风语都会烟消云散。今天我正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你就找上门来了。”“刘叔你不是故意安慰我的吧,这之前您怎么没有告诉我呢?”“本来我想告诉你,可又怕万一找不到小吴令你失望,反而搅乱了你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情。所以想等到有了好的结果再告诉你,现在好了,小吴可以在你生孩子之前回到你的身边。我终于可以给你一个交代了。”“谢谢您刘叔叔,我这一辈子也报不完你的大恩大德。但不知道小吴她何时能回家来?我怕这孩子等不到他来就要出生。”慈秀依旧疑惑的问道。“如果不出意外他会马上来看你,下月一号回咱们厂来上班。听你嫂子说小吴很后悔离开您,当知道你怀孕时还悔恨的流下了眼泪。请你嫂子原谅他,让你嫂子代他先给您赔罪道歉,说自己糊涂对不起你,请你看在夫妻的情分上原谅他。”李科长转述着周银萍的原话。慈秀这才放下心来。她用双手撑着排椅准备站起来告辞,刚一用力肚子内突然疼痛,她急忙重心坐好,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脑门上再次涔出细密的汗珠。刘科长见此模样急忙问道怎么啦?“肚子疼得厉害,我怕是孩子要提前出生了。”慈秀喘着粗气说。“小丁你别动,我叫辆救护车送你去第三人民医院做个产前检查。”解放初期也就是上海这样的顶级城市才有救护车,三四线城市根本就没有救护车。刘兆林急忙拿起电话机呼叫总机,然后让总机插转上海市第三人民医院。说明了情况要求派一辆救护车来。挂上电话后又重新呼叫天原化工厂的周银萍,电话接通后他先是把慈秀目前的情况介绍了一下,然后将话筒递给慈秀,让慈秀与嫂子说话。;“喂,嫂子我是慈秀…”她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小妹、小妹您听我说,你要挺住,嫂子相信你是个坚强的人!”话筒里传来周银萍安慰的声音。慈秀缓了口气悲声道“嫂子我真是个苦命之人,什么不幸都被摊上。我已经想好了,不论小吴来与不来我都会把孩子生下来,抚养成人。”慈秀对嫂子说。“小吴会回来的,我马上给沪东造船厂姜天宇科长通电话,让他转告小吴,让小吴马上赶到医院去照顾你,我也马上从这边赶到医院去,你放心去吧,我把电话挂啦!”嘎嘣电话挂断了。这时楼下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刘兆林到隔壁的宣传科叫来马晶晶、高欣欣两个女同志,把慈秀扶下楼去,架上救护车。自己也带上钱包跟车同去。救护车鸣着笛冲出了天虹纺织厂,消失在大街上的车水认路之中。很多员工不明情况,还以为有人出了工伤事故呢,脸上表现出莫名与疑惑的表情目送远去的救护车。
        沪东造船厂更换变压器的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着。入夜一片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电工班长公冶宏春一手拿着广播喇叭一手拿着手电筒,嘴里还叼着哨子,正在指挥吊装这台五千千瓦三万伏高压的变压器,大吊车吊起变压器在他的指挥下正在缓缓地落向四米多高的水泥混凝土平台。“再湘西移动十五厘米,好!”公冶宏春又绕到变压器东面,用手电照着平台上用粉笔画的变压器落点。口里喊道:“再南男移动七厘米左右。吴建华、董海涛、徐如红、潘德刚你们四个吧住变压器底座四个角,让底座的螺钉孔对正平台上的四根大螺丝钉,注意一定要让螺钉穿入底座孔中。”吴、董、徐、潘四人四人沿着梯子从送四面爬上高台,岔开双腿站在太子的四个角,双手抓住变压器的底座侧面,眼镜透过螺钉孔盯住下面的螺钉。“慢慢下落,慢点,再慢点。那根螺钉先穿入底座孔,负责的人先报告。”公冶对着小喇叭说道,然后断断续续的吹着哨子,指挥吊车徐徐下落。“报告!我这边的螺钉已经穿入座孔中。”吴建华第一个报告。接下来潘德刚报告螺钉成功穿入座孔,董海涛报告成功穿入座孔。只有徐如红迟迟没有报告,公冶宏春问:“徐师傅你那边咋回事?”“台子上的螺钉在浇铸时有些向外倾斜,现在底座压在螺钉上无法穿入孔中,必须重新吊起来,在螺钉上旋上螺母,再用大锤把螺钉砸正,不然根本无法穿入。”“真他妈糟糕,四根螺钉好不容易穿上了三根,还得退出来重穿。这负责浇铸螺钉的人眼瞎了咋的?不会用重锤线对正吗!”骂归骂干归干,还得继续安装。于是他给起吊司机说:“老黄重新吊起来!”“明白!”吊车司机黄贤良答一声,急忙按下起吊手柄,吊梁上端的定滑轮咋咋作响,钢丝绳也发出嘣嘣的声音。但是变压器却丝毫未动。原因是由于底座上其他三个孔都已穿入螺钉,底座落到了平台上,而没有穿入的那颗螺钉将变压器顶的倾斜了,造成底座倾斜卡在了已穿好的固定螺钉上。随着卷扬机钢绳的拉力加大。就听砰的一声巨响,钢绳断裂吊葫芦斜落下来,不偏不倚恰好砸到了吴建华头上,安全帽被砸了一个大洞,人已应声从四米高台上坠落。公冶班长急忙跑过去用手电照相向吴建华。周围的工友也都涌了过去,高一声低一声的呼喊吴建华,只见吴建华面色蜡黄嘴唇铁青毫无反应。公冶宏春大喊一声赶快叫救护车,送小吴去医院抢救!
                                                                                正 是:
                                                       破镜正欲重圆时,生离死别祸一场。
                                                                             有诗为证:
                                                       母丧子悲不欲生,夫痛妻愁难得终。
                                                       鹊桥搭就欲相会,瓦罐打水断井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9 22:37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殷宏章 于 2020-9-9 22:39 编辑

因时间不早,明晚细读大作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0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殷宏章 发表于 2020-9-9 22:37
因时间不早,明晚细读大作 !

谢谢殷老师抬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0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20-9-10 10:03
谢谢殷老师抬爱!

呵呵,老师客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0 22:38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殷宏章 于 2020-9-10 22:40 编辑

婆媳之间相处,难免会有矛盾。长篇大作,学习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3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殷宏章 发表于 2020-9-10 22:38
婆媳之间相处,难免会有矛盾。长篇大作,学习拜读!

谢谢殷老师赐教,祝笑口常开佳作满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3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20-9-13 21:42
谢谢殷老师赐教,祝笑口常开佳作满满!

赐教谈不上,老师客气了!同祝问好,秋安幸福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