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回复: 10

[中篇小说] 《慈秀小传》第二十三章 前途更堪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31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梦诗音 于 2019-5-31 18:58 编辑
6 o! _$ G9 x/ Y! V  Z# a
; l; U! p: m" X' _' h7 w. Y
                  第二十三章   前途更堪忧

5 c" J1 S0 O6 d6 g3 d- r
" ]4 f, ^; G4 a% \: ~+ T, y, I% M6 d
                          眼前道路雾茫茫,追忆往日欲断肠。
                          欲救於菟脱苦海,怜女慈母四处忙。

2 ~3 d  v3 F( z1 Z' h
    丁慈秀听得哥哥丁文成赶来,生怕欲死无门,尽快早了却残生。立即纵身一跃,跨过桥栏跳入马欢河中。丁文成眼见妹妹投水自尽,惊得大喊一声“妹妹——”,立即飞步上桥赶到慈秀起跳之处。也是纵身一跃,向着河面扩散着波纹翻冒气泡之处扑下。生长在江南水乡的丁文成自然精通水性与抢救落水人之道。他一下潜入水底,就在水下四处搜寻妹妹的踪迹。虽然他看见妹妹大致落水之处,但在黑天半夜之中,又相聚了二十多米的距离,要想精准定位确实是无法做到的。再加上四米多深的河水还在缓缓流动,慈秀在下沉的过程中,身体也必然顺水漂流。所以丁文成在水下搜救了好几分钟,也没有摸索到妹妹的踪迹,急忙跃出水面换了口气再次潜入水底,在落点的下游方向打捞。这一次他终于用脚触碰到了妹妹的身体,他急忙伸手抓住妹妹的一只胳臂浮上水面。然后用一只左臂把妹妹夹在腋下,让她的面部露出水面,用一右手划水游向河边。将妹妹拖上河岸,放在河坡上头向下方,面部也朝下。此时慈秀已经昏迷不醒,她将妹妹的嘴掰开,然后抓住她的两只脚腕提了起来。在重力的作用下刚才灌入腹中的河水从慈秀的口中涌了出来,缓缓的流回河中。大约过了三五分钟不再有水从口中流出。丁文成放下慈秀的脚腕,将慈秀找个地方平躺下来,他什么也不顾及,眼下救人最当紧!便立即开始给妹妹做人工呼吸。他用一只手捏着妹妹的鼻子,一只手把妹妹的嘴掰开,直接用嘴对着妹妹的嘴往腹内吹气。吹过一口气,再给他做压胸动作几次,然后再吹气再压胸。这样反复做了三次,他边做人工呼吸边大声的呼喊“妹妹你醒醒——,我是你哥个,你醒醒啊慈秀!”
    俗话说上天有好生子德,在哥哥的抢救之下,丁慈秀终于缓过气来悠悠转醒。她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哥哥你为什么救我?我没脸活下去,也不想活下去,活着是无尽的煎熬与痛苦,活着是全家的羞愧与羞耻。你还是让我死吧!”“哥哥知道你心里苦的很,但无论如何痛苦,你都要正视它,接受它,忍受她。你没有死的资格,你死了咱爹娘还能活下去吗?你是他们的命根子心头肉啊!妹子你没有错,哥哥我从来都没有怪你,你追求爱情,追求幸福,追求自由。合情合理合法,只不过被坏人利用啦,被有心人给算计啦!你要是真死啦,就等于认输啦。算计咱家的人就称心如意啦!难道你真的不想报这个仇?就这样一死了之?”丁文成虽然平时不爱多说话,可不是个糊涂人,他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一针见血的警醒了慈秀。“被人算计啦这话从何说起?”慈秀有些莫名的问道。“你想想这件事,我们家倒霉陆仁宝下台。谁得到了好处?谁升棺发财了?”丁文成进一步提醒妹妹说。“刘新文、惠景春、张巧娣、丁利奎都升了官,李金荣、丁文进都发了财,分得了咱家的土地与房子。”慈秀若有所思的说。“这不就完了吗,没有利益谁起早五更?他们几人都是专案组的,又都得了好处?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总策划人是刘新文,干将是惠景春,丁利奎、张巧娣、李金荣、他们都是打手。咱不能认输!更不能死!这是个冤假错案。我相信只要我们有耐心坚持上等待,陆仁宝早晚会把这个案子反过来,你们两个也会终成眷属。”丁文成满怀信心的开导妹妹说。其实他说这些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是他也知道翻案是很渺茫的事情,只不过他要以此鼓舞妹子生存的信心!“我明白了哥哥,这些天我只想到永远再也见不到陆乡长啦,只想到为咱家丢人心眼,再没脸活下去。就没想到是被别人算计啦!他们要我死,我骗不死!我一定要想办法联系到陆仁宝,让他上访,把这个冤假错案翻个底朝天。”说完站起身来跟随哥哥向家走去。夜风吹,来穿着一身湿衣服的慈秀冻得直打颤。丁文成把自己丢在大桥上的外衣给妹妹披在了身上,隐匿在乌云中哭泣的月亮,又露出了圆圆的笑脸。
    却说当夜朱瑞芝听了老伴丁元伟的话,便知言外下之意。于是来到儿子丁文成房内对儿子说道;“文成你小妹已经四天没吃东西了,她在房内啼哭不止,我怕她会出事,你要注意观察她的动静,千万别让她出了意外”当夜丁文成一直未敢睡觉,一更天后他听到有开门的声音,便便悄悄起床把门打开一条缝向外张望,他看见月光下的小妹打扮一新,跨着那只陆仁宝送给她的军挎包,蹑手捏脚的走出家门,便尾随其后盯梢,起初他以为慈秀有可能又约上了陆仁宝,今夜前去幽会,所以未把她直接拦下,而是远远地跟踪。一直跟到大石桥南端,他看到只有慈秀一人站在桥上,并未有其他人前来约会。他分析可能是陆仁宝失约啦,于是就在桥南头树荫下暗影中观察。直到看见慈秀一只脚跨上桥栏,他断定妹子要投河自尽。这才高喊一声冲上来,可为时已晚。
    丁慈秀被救回家之后,联系上陆仁宝的愿望自然无法实现。锡山县县委书记钱秀福怜惜陆仁宝的才华,也知道丁村乡干部之间的勾心斗角,陆仁宝丁慈秀不过是政治角逐的牺牲品。为了避免造成不良群众影响,他决定把陆仁宝调离锡山县。于是他给省委领导打了报告,如实反映了陆仁宝的情况,并希望省委给予从轻处理,另行安排工作。时任江苏省省委书记的柯庆施同志,是一位老革命,他一九二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是红八军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秘书长。钱秀福书记曾经做过他的通信员,柯接到报告后与省委的几个常委研究之后下了一纸调令,直接把陆仁宝调到南京市江宁监狱,做安全保卫工作去啦!这样机密的事情就连钱秀福书记都不得而知,何况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弱女子丁慈秀。几个月的辛辛苦寻找只能是无果而终,丁慈秀再一次陷入痛苦绝望的挣扎中,她整日把自己关在家中,茶也不思饭也不想,抑郁寡欢苦不堪言。面对着陆仁宝送给她的军挎包与那张颁奖时照片,睹物思人自悲自怜,唉声叹气,以泪洗面。
    又是秋风瑟瑟,又是阴雨连绵,淅淅沥沥如雾如烟。难得清闲的人们,男人在家休息、打牌。女的取丝剥茧,做刺绣弄针线。丁慈秀手捧着那张颁奖照片,凝视着照片上的自己与陆仁宝。幽幽自语道:“宝哥哥你在哪里?妹妹我找不到你,是因为你音信全无。可你能找到我呀!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就是隔着千山万水,你也能给我写封信呀。难道你真的狠心抛弃了我?抛弃了日思夜想你的人!”她突然转而一想,肯定不是陆仁宝抛弃自己,定是他不敢给自己寄信,因为当时的信件都是有村干部转交的,他怕被再次批斗,绝对不敢寄信给我。更不感到家中来看我,因为我家是地主成分,是他们的阶级敌人。他要找我肯定会到我们经常约会的地方去,对,一定是这样!她把照片放入笔记本中装进挎包之内。然后跨上那只视如命根子的军挎包,撑起一把油纸雨伞,出了自家大门沿街向北而去。
    乡政府大院东边的小竹园。绿竹在秋风中摇曳,恍来荡去。水珠在摇晃中滚落,落在地上点点滴滴。翠叶在细雨里婆娑,如诉如泣。竹林曲径上片片积水,被雨点打的圈圈环环相交相连,映照出的倩影,支离破碎点点斑斑。一个少女一身红装,一把纸伞遮雨避寒。一脸的愁苦,两眼的幽怨。她在寻寻觅觅,她在四处察看。她想让奇迹出现,她想破镜重圆。然而这一切只能是她永久的真诚期待,只能是她天真的一厢情愿。她望着远方细雨如烟,聆听秋风轻吟哀叹。悲止不住悲从心上起,目做流泪泉。有诗人感叹曰:
                                                 秋雨霏霏无尽头,思念不止何日休?
                                                 纵然太湖都化泪,也成不下这多愁。         
    当下丁慈秀冒雨在小竹园内四处寻找,她真的是想陆仁宝想疯啦!也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问是何种天气,也不去考虑相遇的几率几许。一旦脑子中冒出这个奇想,就立马赶来寻找。她在寻找故人,她在寻找旧梦,她想捡起撕裂的心在缝合起来。然而事实是无情的,将把她梦幻击得粉碎。它象惊雷狂飙一记惊醒梦中人。丁慈秀期待着满怀希望而来,又只能抱着一腔痛苦而归。她从此一却不振,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人生的希望。把自己关在房内,用回忆的灵丹妙药抑制心灵的创伤,无异于饮鸩止渴。从此再也没有歌声,再也没有笑颜。所有的是;愁锁烟眉,病缠娇躯。这下可把丁元伟与妻子朱瑞芝给吓坏啦!眼见得小女儿松了金钏,消了玉肌,衣带渐宽人憔悴。假如此以往定会香消玉损。于是二老暗暗着急。
    朱瑞芝端起药碗来到老伴丁原伟床前叫道;“文成他爹该吃药啦!”“唉——”丁原伟叹了口气,用两只麻杆一样的胳膊撑起瘦骨嶙峋的身板,靠在床头的靠背上喘着粗气说:“你就别总为我操心啦好不!多为慈秀费费神。她再这样下去我怕她的小命难保。必须尽快想办法让她换换环境,换换心情,给她打开生活的另一扇窗户懂吗?”“我也想不出办法怎么给她改变环境,让她两个姐姐把她接过去住一段时间行吗?”朱瑞芝略有所思的答道。“那是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是想让你给她找个婆家赶快嫁出去,只有在新的家庭里才能解开她的旧情结,新环境才能有新生活。”丁元伟有气无力的说。“那好吧!我先到他二姐慈姝家里,问问慈姝身边有没有合适的人家。”朱瑞芝一边把药碗递给丁元伟一边有所领悟的回答。“你这就去吧,别在家里耽搁时间啦!”丁元伟催促老伴道。“好吧!我这就去。”朱瑞芝转身用钥匙打开衣柜,换了身比较干净的衣服。又拿起梳子撑起她陪嫁的那只红木镶嵌的菱花镜,对着窗户梳起头来,把梳好了的头发在脑后挽起一个发纂,插上发簪与头饰。然后拄着手杖走出房门,她刚要打开临街的门面房大门。啪啪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奶奶赶快开门我回来啦。”门开处她那年方八岁的孙子丁红杰,挎着书包一蹦一跳的跑进来。见奶奶穿着一新,打扮的比往日里光鲜得多。先是一怔,接着小眼珠一转问道:“奶奶你是要出门吧!要去哪里?我也随你一块去。”“乖孙子听奶奶的话在家里做功课,我去你二姑家里一趟。饭已经做好了,就该在锅里盖着,你爸爸回来你们一块吃饭,我一会儿就回来。”朱瑞芝用一只手莫着孙子的小脑袋说。“不,我就不!我要去二姑家找小玉妹妹玩。”说完把书包一甩,抛在丁元伟经常喝茶的小茶几上,当先跑出门外。顺着大街撒开两腿向北而去。朱瑞芝没有办法只好跟在孙子背后向北而去,此时正是中午邻居们从田里干完活回家的时候,街上人来人往。看到这祖孙二人的打扮,人们不禁向这位久不出门的地主婆投来好奇的目光。但见朱瑞芝:
                                                年逾花甲壸范人,眼角几缕鱼尾纹。
                                               虽是徐娘已半老,依旧闺秀风韵存。
                                               花白青丝盘发髻,碧玉发簪雕浮云。
                                               上传蓝缎锦绣褂,下趁青丝百褶裙。
                                               三寸金莲七寸肩,丰胸细腰翘凸臀。
                                               虽说不及昭君女,却有西施一缕魂。
    这老太太到底是民族企业家荣德生的姨妈,标准的大家闺秀出身,虽然已经六十多岁,那修养风度也不是寻常村妇所能比拟的。所以众邻居依旧投来赞许的目光,站在肉摊子后面的丁利奎看到这位本家老婶子,故意上前冷嘲热讽道:“我说大婶子呀!你真是越活越年轻啦,比您闺女慈秀妹妹还俏唻!”人渣就是人渣,把人家折磨到这步田地,还专揭人伤疤在伤口上撒盐。这就叫没事找卖茶的麻烦——哪壶不开提哪壶。朱瑞芝对他是敢怒不敢言,只得随口答道:“托你的福我还活着呢,大侄子你今天发财!”说完径直从丁利奎面前走过去,连眼角的余光也未瞥丁利奎一下。
    朱瑞芝代着孙子丁红杰一路向北,跨过马欢河上的大石桥往西北方向走二百多米,然后沿着一条悬渠的堤岸向正西走。“奶奶北边那一片洋房子还有一个大烟囱是干什么的?”丁红杰用手指着距离他们一里多路远的一片厂房问道。“那是以前你姨姥爷家这里开的一家丝绸纺织厂。”朱瑞芝漫不经心的回答。“姨姥爷是谁?他家很有钱吗?”丁红杰继续追问道。“你姨姥爷叫荣德生,过去他家很有钱,在无锡与上海都开了工厂,现在都被国家给改造啦!”朱瑞芝给孙子解释道。“什么叫国家改造啊?”丁红杰追根求底的问他奶奶。“你这小孩子怎么这样?打破砂锅——问(璺)到底。”朱瑞芝不耐烦的训斥说。丁红杰朝奶奶做了个鬼脸。祖孙两人不大一会便来到了俞家洼,这里是慈秀二姐丁慈姝婆家的村庄。慈姝的家里是贫农成分,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她丈夫俞啊金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解放前沾老婆的光,在荣德生的丝绸工厂场内当工人。现在正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和平改造的时候。工厂已经停工,他只好给一家私人养鱼场看鱼塘,挣点小钱来养家糊口。这时他正在鱼塘那边干活,家中只有慈姝与女儿小玉。三间破草房,一间只有一人高的小厨房也是用稻草缮的房顶,绕着院子栽了一圈毛竹当做院墙,也没有大门,一看就是清贫之家。丁慈姝正在编织稻草袋,老远丁红杰就看到了在院子里给妈妈递稻草的表妹小玉。便扯起嗓子喊道:“小玉妹妹我来啦——”穿着红背心灯笼裤的小玉抬头向门外看去,看见姥姥带着小表哥丁红杰来啦,高兴得丢下手中的稻草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道;“洪杰哥哥洪杰哥哥,你怎么才来啊?我给你留的大鸭梨都放坏啦!”小玉比丁红杰小一岁,这对小表兄妹年龄相仿,在一起玩的最开心。丁慈姝看到母亲走的气喘吁吁,急忙起身迎了出去,口中道“娘!您老怎么正中午来的,看热得一身汗,赶快坐下歇歇。”说着掺着她娘的一只胳膊将朱瑞芝扶到房内。拉过来一张竹椅子道:“娘娘你先做下歇歇腿,我给你倒口水喝。”说完从桌上拿起那把粗砂黑茶壶,到了一白碗凉开水递给朱瑞芝。“娘!你喝完白开水解解渴吧,我们家没有茶叶。”朱瑞芝接过茶碗喝了几口将碗放下,从一兜内掏出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水,叹了口气说:“唉!二妮呀!这段时间可把您娘愁我死啦!”慈姝说:“俺娘你慢慢说,咱家里又出什么事啦?”“你爹这一病二十多天,虽说要不了老命,可一直不能吃饭身体非常虚弱,吃那么多中药也不减轻。他还不算当紧,可是你妹妹咋办呢?她三天不吃一顿饭,两天喝不完一碗汤。人越来越瘦浑身乏力,一股风都能把她吹到。你爹说在不给她开辟新的生活环境,恐怕她熬不下去啦!”说着话鼻头一酸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娘!娘!”慈姝也止不住声泪俱下,趴在他娘膝盖上痛哭起来。大约过了一刻钟慈姝止住悲声道;“娘别哭啦,哭也没用啊!你说让我帮什么忙吧,我尽力去做就是。”朱瑞芝用毛巾擦擦眼泪说:“你爹让你小妹寻个人家,尽早把她嫁出去。”“慈秀不是给俞勤富家的儿子定过亲了吗?”慈姝问道。“别提啦!开过批斗大会的第二天俞家就闹上门来,不但要退亲退彩礼,还骂咱家无耻不要脸,还打了你爹两巴掌,要不然你爹也不能被气得一病不起啊。”朱瑞芝气恼的说。“娘,象我妹妹这种情况,俗话说好事不出门,丑闻传千里。咱们这五里三乡的谁不知道啊。恐怕不好找,即使找到也会落下人家的把柄,受一辈子窝囊气,必须介绍到外地去,对方无法了解清楚小妹的情况,凭着妹妹的长相照样能找到好人家。我觉得你应该托丁爱英姑姑给小妹介绍婆家。她对象在上海厂子里工作,给介绍个他们厂子的工人,从此离开这个鬼地方岂不更好。”慈姝到底脑子灵活,一席话说得她娘频频点头。“好!我马上就回去找你爱英姑娘。”说完站起身来就往外走。慈姝拉住道:“俺娘你二闺女家再穷,也能管你一顿饭吃吧?我已经在锅里焖上了米饭,再用辣椒炒一盘鸡蛋,用白糖凉拌一盘西红柿咱们就吃饭。”把她娘又拉回房内,自己到厨房做菜去了,不一会儿就把饭菜端了上来。然后她到门外叫两个孩子吃饭。
       “小玉——,小玉你在哪里、赶快令你哥哥洪杰回家吃饭。”慈姝一边喊着女儿一边往外走,这时就见村东边的路上有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跑。慈姝仔细一看来人正是自己的丈夫俞阿金,他后边跟着侄子丁红杰。丈夫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飞快的往这边跑。距离越来越近,她终于看清楚啦丈夫报的孩子正是自己的女儿小玉,她浑身的衣服透湿像是从水中刚捞出来似的。孩子脸朝下,四肢无力的下垂,随着丈夫跑步的节奏自由摆动着。她已预感到不妙,急忙问道;“阿金小玉怎么啦?”“小玉不小心掉进掉进掉进鱼塘里啦!”跑的满头大汗的俞阿金结结巴巴的说。
                                       正是:
                          前门风波尚未息,后院狂澜又重生。
                                      有诗为证: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屋偏遇连阴雨,漏船顶风加逆流。

3 L- `! i7 L8 M. L$ ]1 }& [

7 Q2 z# }' A- I% v" a. P, 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 14:42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长篇作品,祝福笔健文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5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迷笑傲 发表于 2019-6-3 14:42! l0 n* ?' `7 t- V
欣赏老师长篇作品,祝福笔健文丰!

& J* u0 L7 x+ F. C& B# |0 j! x谢谢主编老师亲临指导!祝健康快乐!文祺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老师创作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9-6-5 21:30
6 P; A* B+ x) v& X精彩,老师创作辛苦了!!!

4 z7 ?  v" k1 T+ l, R谢谢姜虎老师莅临指导,祝工作顺利,夏祺笔丰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2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19-6-11 15:588 D, ]5 A9 E& r" J
谢谢姜虎老师莅临指导,祝工作顺利,夏祺笔丰万事如意!

) L7 w9 E. ~2 q  x# L% p9 W2 `: Z3 f( _老师辛苦了,遥握致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9-6-12 11:10
* E4 d8 K% h8 a% I6 T0 q2 a/ w. M老师辛苦了,遥握致意。

' v/ J+ Z- `" E9 B' W; P9 q! p祝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2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19-6-12 17:03
8 V( z; }  L& }9 E, n, q祝夏安!
6 I3 k9 b6 w2 h# H: _1 @
好的,辛苦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老师辛苦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1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