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回复: 7

[中篇小说] 《慈秀小传》第二十四章 违心嫁上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9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梦诗音 于 2019-6-29 19:49 编辑

                   第二十四章 违心嫁上海


    俞阿金的回答对于丁慈姝无异于晴天霹雳。一霎时她犹如扬子江大海崩舟,万丈悬崖边失足。只吓得脸色蜡黄,冷汗直流浑身打颤,两腿一软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再站立不起来。俞阿金来到她面前将孩子放下,她坐在地上急忙接过女儿小玉,但见:
                          面无血色嘴唇青,牙关紧咬目不睁。
                          四肢无力懒散垂,口角汩汩浑水涌。
                          七分人相三分鬼,六成归阴四成生。
                                                    气若游丝欲断续,黄泉路上走半程。
    丁慈姝看到女儿小玉生命垂危,幸亏她是江南水乡土生土长之人,对于抢救溺水之人也略知一二。她急忙抓住小玉的双脚将女儿到提起来,让腹内积水全部从口流出。口中不停的喊道:“小玉小玉小玉,小玉你醒醒,娘在叫你哪!”丁红杰吓的哭唧唧的也跟着喊道:“小玉妹妹,小玉妹妹我是你红杰哥哥,你睁开眼看看啊!”这时朱瑞芝在家中听到外边情况不对,急忙从家跑出来向东一看,见女儿慈姝抱着外孙女小玉坐在路边,不停地叫喊着折腾着孩子,孙子丁红杰也跟着喊小玉。断定出了意外状况,便加快脚步跑去,边跑边问:“阿金发生什么事啦?小玉她怎么啦?”本就不善言辞的俞阿金,此时更是前言不搭后语,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正给鱼撒饲料,红杰与小玉从从从从家里跑过来,他们沿着鱼塘中间的路往这边跑,红杰跑得快,小玉跑得慢。小玉说红杰哥哥你你你等等我,我一想路太窄,就喊他们别跑,不小心会滑到鱼塘里去。刚说完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饲料盆,就听扑通一声,小玉就”他急的话都说不出来啦。朱瑞芝立刻明白啦,跑到慈姝身边接过外孙女小玉,然后左手抓住双脚,右手拖住后脑将小玉的身体对折了几下。其实这是给小孩做人工呼吸的一种方法,与吹气压胸有异曲同工之妙,能起到激活肺泡与心脏起搏的作用。不一会儿小玉的呼吸越来越强烈,嘴唇渐渐有了血色。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家的心情这才犹如一块巨石落地,松了一口气。慈姝抱起小玉瞪了一眼俞阿金说:“呆瓜样子!也不傻死你,两个孩子向你跑去,你就不知道鱼塘中间的小路不到一尺宽,孩子有多危险啊?你还在那里喂鱼,你就应该跑过去拦住他们,假如小玉今天缓不过来气,你就永远别想回家。”“这这这也不怨我啊!太太太突然拉!”俞阿金诺诺得辩解道。“滚一边去,在你身边出的事,不怨你难到还怨我不成?”慈姝余怒未息的说。“怨我,怨我,都怨我。”俞阿金摊开两手无奈地说。
    这场风暴总算是有惊无失过去啦,朱瑞芝的心情极度悲伤苦恼,她真想坐在地上大哭一场,来发泄一下这一段时间压抑积蓄的痛苦与愤懑。可这是在女儿的家中,岂不是让女儿家的邻居看笑话,丢了女婿的面子,丢了自己的身份。她胸口象塞着一团棉花,憋的他喘不过气来。吃午饭时女儿劝她多吃些饭,她说我这几天胃病犯了吃不下,只吃了一个西红柿,喝了一杯开水。下午领着孙子丁红杰踉踉跄跄的赶回家里,来到老伴丁元伟的床前,一屁股做到床头柜处的竹椅子上,拿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丁元伟看到她气色不对,猜想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于是问道:“文成他娘你咋的啦?慈姝她家没出啥事吧?”此话不问还好,这一问朱瑞芝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苦,感情的闸门轰然打开。一个字也没回答出来,便放声大哭;“我的娘啊!我的命咋这么孬呀——,我的娘啊!你死那么早,撇下我可怎么活啊!你咋不把我一块带走呀,也省着我在人间受这些闲气啦!我的娘啊——”她这一哭把老伴丁元伟该哭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着急地说:“有啥说啥,你哭的怎么回事啊?唉!真让你急死人啦!”慈秀在东间房内听到她娘的哭声,起初认为可能是爹娘为了自己的事情又吵了仗。后来听爹如此说,判定不是他们二人再吵仗,是母亲出了新的状况。就急忙走过来劝解道:“娘!娘你咋里啦?从哪里回来的?谁又给你气受了?”“我的娘啊!你别让我活受啦,你赶紧把我领到阎王殿里去吧!我这样下去啥时候是个了呀?我的命咋就这么孬啊?”朱瑞芝一边哭一边不停地唠叨。慈秀抓住她娘的手,一条腿跪在她娘面前陪着落泪。丁元伟猜测一定又出了什么不幸的事,再加上这几个月的压抑与病魔缠身,也止不住老泪纵横。丁红杰吓得哇哇大哭,嘴里不停地叫“奶奶!奶奶我知道错啦,都怨我不小心,把小玉给撞倒水里去啦!”丁元伟听了这句话总算知道了眉目,他大喝一声:“别哭啦!小玉到底出什么事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东西!”从来没有对老伴发过脾气的丁元伟,吼了这么一嗓子,还真的管用了。朱瑞芝止住了哭声,慈秀急忙给她娘端来一杯凉开水,让她喝下去。又用手帕该她娘擦了擦眼泪说:“娘你去二姐家啦?小玉出什么事啦?”朱瑞芝发泄了一通,胸中怨气泄去了大半,缓了口气说:“我到你二姐家去时,洪杰非得跟着一块去,没想到他领着小玉去鱼塘找你二姐夫去啦。也不知怎么回事?小玉掉进鱼塘里啦!”“捞上来了吗?”慈秀焦急的问道。“捞是捞上来啦,可哪有那么及时啊!”朱瑞芝的话还没有说完,丁元伟一巴掌排在床头柜上到;“哎——完啦!完啦!这孩子八成没命啦!”“小玉她真的出事啦娘?”“别急,小玉她又活过来啦,可那是过了好大一一会儿才过来的。当时真把我给下死啦!”朱瑞芝说。“你这个老太婆,连说话都嘴里半截肚里半截。差点把我给吓死。”丁元伟说。“嘿嘿!过来了就好,我又能见到小玉啦。”慈秀破涕为笑的说。“还笑的出来,这都是因为你出得乱子。我让你娘找你二姐,想让她帮你找个人家嫁出去,不然我怕你早晚会憋出事来。这才楚辞下策,没想到差点送了小玉的命,你就是咱家里的在灾星啊!”刚有一丝笑意的慈秀听到他爹的这番话,立马拉下脸来,转身回到自己房中,呯的一声将门关上。“你看这!”丁元伟两手一摊无奈的叹了口气。“都怨你这急脾气。”朱瑞芝白了老伴丁元伟一眼说。“别提这事啦,随她去吧!爱咋地咋地!你先给我说一下小玉现在没啥危险了吧?”“没啦!她已经恢复正常啦!只是把我们都吓坏啦。”朱瑞芝说“没事了就好,慈秀的事她二姐怎么说?”丁元伟念念不忘这个正题。朱瑞芝说;“慈姝说她们那个村子小人口少,根本没有合适的年轻人。她还说慈秀的事咱这整个锡山县都知道,要给她找婆家必须找外地的,他们不了解情况,凭着慈秀的模样还能找到好人家,在本地找恐怕不行。”“有道理,我也想过,只是联系不上外地的人啊。”丁元伟颇为忧虑地说。“慈姝说让我去找她爱英姑娘,爱英的小叔子在上海工作,让她给介绍个上海的工人,总好过在家当一辈子农民。”朱瑞芝把二女儿的话絮叨给老伴。“好!我真还不知道爱英的小叔子在上海工作呢。你喝口水就去找丁爱英吧!”丁元伟督促道。“我明天去也不迟,今天让小玉的事折腾得我上气不接下气。明天说什么也不能带洪杰去啦,容易出乱。”朱瑞芝说完走了出去,因为她对刚才生气出去的小女儿慈秀不放心。
    清晨和熙的阳光洒在陈沉甸甸的稻穗上,把江南的水田装饰的一片金黄。田头陌上笔挺的水杉树簇拥着青砖碧瓦的房舍,镶嵌在无边的金色上,让人耳目为之一新,心情为之一畅。丁爱英坐在自家小楼门外的紫竹林内,拿着子刀正在刮编苗篮用的竹子。不经意间抬头一看,门前的东西路上走来一人,她定睛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堂兄嫂子朱瑞芝。她想嫂子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次怎么来到自家门口,肯定是有事来找自己,急忙丢下篾子刀起身相迎,口中说道:“这不是大嫂子吗?我说今天一早房后水杉树上的喜鹊叫个不停,常言说‘喜鹊叫贵客到’,这是那阵香风把您吹到俺家来啦!”丁爱英是个出了名的“巧嘴八哥鸟”。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她一向吐词清晰声音嘹亮。朱瑞芝急忙满脸堆笑地回道:“爱英妹子你好!孩子都上学去啦?你正忙着破篾子吧?老嫂子我想你啦过来看看,咱老姐妹俩聊聊天说说话。”说着与丁爱英两手握在一起。丁爱英把她迎进自家的小楼内在茶几旁竹椅子上坐下。沏上一杯锡山毛尖茶双手递给朱瑞芝说:“嫂子您先喝杯水,等会儿俺那口子回来,我让他到饭店去要几个菜,您很少来俺家,今天咱老姊妹好好喝两杯!”朱瑞芝说:“妹子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必客套。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找您有事相求,要吃饭的话,过几天你回咱三家村去,嫂子我做东。今天没有时间闲聊。”朱瑞芝开门见山地说。“那好吧嫂子,你有啥事尽管讲!小妹妹我保证鼎力相助。”丁爱英爽快的回道。“妹子你也知道,你小侄女慈秀出了丑事,俞勤富家退了婚,这个小妮子她还鬼迷心窍,心里还想着那个姓陆的乡长,整天神不守舍,昼不能食,夜不能寐,眼见得她衣带渐宽形容憔悴,我怕早晚会出事,想抓紧给她找个人家嫁出去,让她开始新的生活,俺全家也就能解脱啦!今天到您这里来是想请你家小叔子,帮你小妹子在上海找个对象。”朱瑞芝是读过私塾的大家闺秀,说起话来免不了带几个文词儿。丁爱英却喜欢听这样的文词儿,因为她这“八哥嘴”有待加强这方面的修养。于是接口道:“嫂子这件事就抱在您妹子我身上啦,再过七天是重阳节,我家小叔子回家来探亲过节,我把这事安排给他,他那个纺织厂大很啦,都是进口的洋机器,里边有两千多工人。男的干机修工、电工,女的干挡车工、浆纱工、验布工。慈秀要是真去了就成了咱新中国的工人阶级。到时候你们家就成了工人家属,这个地主帽子就算摘掉了。毛主席说过‘工人阶级是领导一切的’再也没人敢欺负您家啦!”丁爱英出口成章,说得朱瑞芝满脸堆笑。“好!好!爱英妹子您小侄女的婚事就拜托你啦,有情后补,嫂子我还得抓紧回家去做饭,文成马上该回家吃饭啦!”朱瑞芝说着站起身来,丁爱英急忙拉住手说:“嫂子你就在我们家吃了早饭再回去不行吗?”“不能妹子,我的回家去做饭,还得给你大哥熬药。反正离家近,一会儿就到家。妹子你忙呼吧,我回去啦!”朱瑞芝坚持要走,丁爱英只好牵手相送到小竹园子外面的东西路上说:“嫂子你慢走,我就不远送啦!”“送一步等于走两步,妹子您赶快回去,我等您的好消息。”朱瑞芝说完向丁爱英摆了下手,挪动她那双三寸金莲转身而去。
丁爱英果然不负所托,他小叔子刘德林是个有文化的人,在纺织厂里是个生产科科长,说话和气人员广泛,找个未婚青年工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接到嫂子丁爱英的信不敢怠慢,很快物色了一个不错的目标,他给这个青年工人介绍了丁慈秀的情况。当然他只说慈秀光彩照人的一面,那段与陆仁宝的丑闻自然是只字未提。这个年轻人叫吴建华,是织布车间的电工,也是小学毕业文化程度。他听了科长对丁慈秀的介绍觉得非常满意,于是就决定跟随刘科长一块回家见见慈秀,若是满意当即就把她带到上海来,那时城市也缺少有文化的人,慈秀是高小毕业生,找个工作很容易。况且刘德林科长说啦,就把慈秀安排在纺织厂工作。就这样重阳节的前一天,吴建华跟随刘德林来到了无锡丁村乡的刘家渓。丁爱英很快把这一消息转告给了丁元伟夫妇。
    九月初七是个露似珍珠,月似弓的夜晚。秋风徐来丁家门口的大榉树,树叶沙沙沙响个不停,弯弯月亮从云中露出半张脸,竹丛里的蟋蟀随之欢叫起来。房后的大柳树上,几只寒蝉不停地抱树悲鸣。小河内的青蛙不时的传来几声对话。慈秀的窗帘灯烛辉煌,她正捧着陆仁宝赠给她的那个军挎包出神,思维早已飞向遥远的夜空,想雷达波一样搜索着他心目中的买马王子——陆仁宝。
    笃笃笃有人敲门啦,她急忙把军挎包藏进衣箱内,然后转身将门打开。进来的是他娘朱瑞芝。“娘你还没睡啊!”慈秀招呼道。“睡不着啊!我想给你说说话。”朱瑞芝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女儿的床沿上,慈秀知道娘肯定要给自己谈正经事,于是就贴着娘的左肩坐了下来。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秀啊!今天你爱英姑姑到咱家来了,她托她的小叔子在上海给你找了个对象,是个工人,长的很帅气。”“再帅气我也不要,干部我都见过,工人有什么稀罕的?”慈秀不等她娘说完就用话怼了回去。“闺女别犯傻啦!那个姓陆的是指不上啦,他不是被判刑坐牢啦,就是开出回老家当农民去啦。他家还有个童养媳,这回还不知怎么样呢?”朱瑞芝开导说。“我不嫁人还不行吗?就伺候爹和你俩一辈子!”慈秀依旧那样倔强。“不行!你再这样下去,你爹非被你气死不可,咱全家早晚都会被你毁掉。前几天小玉若不是因为你也不会出事。再说你要能嫁到上海去,成了工人阶级,咱家就是工人家属,就不在戴着地主帽子被人批斗啦!我的好闺女!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总也得为你爹娘,为这个家想想吧!你不忍心看着咱全家因为你被整死,被窝囊死吧?还有红杰,他还那么小戴着地主帽子,他能有出息吗?”朱瑞芝说得声泪俱下泣不成声。丁慈秀就是铁石心肠也不好在执拗下去,于是说道:“你给爹说吧,只要人家愿意,我就跟人家走,我走后再也不回这个家,离开丁村这个蛇鼠争巢是非处,悲风透骨伤心地。你去给爱英姑姑回话吧,我非常感谢她为我抄心费力!”说完趴在床上抽泣起来。
    午后天又变脸啦,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为了遮人耳目,按照丁爱英约定的时间与地点。丁慈秀撑着那把枣红色的油纸伞,出了三家村向东南方向的朱家洼村走去。朱家洼村西头那条西南东北的小河上有一座小拱桥,那就是她与上海来的吴建华见面的地方。来时爹娘一再安排,不管对方家庭条件好坏,只要觉得他本人长相不错,聪明厚道就愿意。在刘德林他们回上海时跟他们一块去,到上海再举行婚礼。慈秀的嫂子孙秀丽也在上海工作,到时让他过去作为出现娘家人的代表,看着举行婚礼就行啦,家里不再去人了。对于慈秀来说,这一次见面就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如果看中了这个人,她将从此离开生她养她十八年的无锡三家村,告别养育了她十八年的爹娘与全村的相亲。所以她迈出的每一步都是沉重的。雨滴敲击着油纸伞叮叮有声,水珠象短线的珍珠顺着伞撑子尖端不停地落下。慈秀的泪水也从脸颊流到下吧,点点滴滴下落与脚下的水汪融为一体。细雨飘洒在路边的稻田里,悉悉索索,秋风摇晃着路边的斑竹,婆娑有声。这境况如哽如咽,如泣如诉。哽咽着慈秀心中无限的悲痛与凄苦,诉说着人间尔虞我诈的贪婪与险恶。小草也只伤心事,替人垂泪风雨中。丁慈秀只身单影,一步步跋涉,一步步泥泞。她终于离朱家洼西头的小桥不远啦,抬头望小桥西头的水杉树下,有两个人都撑着油纸伞。看到她走过来那个年龄偏大的中年男人,对那个年轻人耳语了两句,便悄悄离去,他到河对岸的人家避雨去啦。水杉树下的年轻人向她迎了过来,越来越近啦,她终于看轻了这位年轻人。但见:
                          雨中杏黄油纸伞,伞下青年非一般。
                          四方海口国字脸,星目剑眉鼻胆悬。
                          虎臂猿腰高挑个,昂首挺胸宽阔肩。
                          脚下一双白球鞋,工作服饰色深蓝。
丁慈秀看到眼前这位青年工人,虽然不及陆仁宝长得有魅力,但比陆仁宝年轻,而且文质彬彬,不觉多看了几眼。这才发现对方正在吃惊的忘着自己,顿时羞得慈秀面红耳赤,她低下头来诺诺的说道;“你就是上海来的小吴吧?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说完向吴建华行了个万福礼。吴建华对于刘德林介绍丁慈秀如何美貌,起初是将信将疑,他认为是夸大其词。常言说四大不可信;算命卜卦看风水,巫婆跳神抓小鬼。奸商吆喝赔钱卖,老鸨许愿媒人的嘴。现在仔细一看眼前丁慈秀,不禁目瞪口呆馋涎三尺。但见:
                                                   风吹枣红油纸伞,伞罩娇娃赛天仙。
                                                   杏眼一双蕴灵秀,蛾眉两道笼轻烟。
                                                   面似芙蓉花照水,牙如糯米唇点丹。
                                                   窈窕恰是飞燕女,丰润不减杨玉环。
                                                   鬓上两只蝴蝶结,脑后发辫三尺三。
                                                   面含愁容象黛玉,娇羞施礼仿貂蝉。
                                                   上海曾见摩登妞,眼前相会楚婵娟。
                                                   未曾启齿先带笑,莺声燕语甜又甜。
    吴建华生在大上海,见过美女无数,可象丁慈秀这般清丽娟秀亚赛淑女小家碧玉,还真是第一次见。真是一见钟情,心里十二分地满意,心想得此佳人相伴此生足也。急忙回道:“你是丁小姐吗?在下吴建华,失礼之处请您原谅!”  “不客气!”两人随即来到大水杉树下,并肩而立一时无言。停了片刻小吴首先开口打破这沉默的尴尬;“听刘科长说你是本地出了名的演员,我想你要是能到上海发展,肯定会大有前途!” 丁慈秀一只手撑着雨伞,一只手不好意思的玩弄着自己的鞭梢,细声细语的回道:“都是群众抬爱谬传的,不可信,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只不过跟着宣传队演出了几次罢啦!我一个乡村丫头缺乏修养,又不知礼懂事。不像你们城市人见过大世面,让你见笑啦!”  “哪里!哪里!丁小姐不仅貌美如花,还有文化有修养,比我一个穷工人好上很多倍!今天既然咱们走到一起,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往,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喜欢你,只要你没有不同意见,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上海。但不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一句话可真把慈秀给问住了。她低下头来转过身去,背对着吴建华默不作声。想起陆仁宝她心如刀绞肠如剑穿,她真想以死殉情,了此一生。但是她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对不起养育她的父母。她没有选择,她只能挥剑斩情丝,按照爹娘的安排,跟随眼前的陌生男舍弃故土,远走他乡永不回还。再看看眼前之人英俊潇洒,忠厚朴实,绝不是薄情寡义负心男。事已至此还找什么爱?还觅什么情?只能是把心横下来,答应眼前男人的请求。闭着眼过日子算啦!嫁只鸡随他飞,嫁条狗跟他走。她在心目中暗暗自语;宝哥哥永别啦!你的小妹妹丁慈秀死啦!你永远把她忘了吧!她掏出手帕偷偷地擦了把眼泪,忽然转过身来问道;“小吴哥哥你真的喜欢俺么?如果你以后发现了什么?或者你飞黄腾达了,你会抛弃我吗?” 被她的美貌迷住了眼睛的吴建华,只想立马抱得美人归,哪管她问的是什么问题呀! 便立即发誓道:“你放心吧!我只要娶了你,就会爱你一辈子,让你幸福一生!尚若自食其言叫我不得好死!”这几句话让犹豫不决的丁慈秀吃了一颗定心丸,她真的好感动,她觉得眼前的年轻人确实朴实可靠。于是情不自禁的丢下手中的雨伞,转身握住吴建华的手说道;“小吴哥!从今以后我丁慈秀就是你的人啦!”说完激动地泪珠滚滚而下,滴落在了吴建华的手上。小河内点点花花的水面,模糊地显示出一把雨伞下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的倒影。他们缓缓地走上小桥,靠近桥栏逐渐合二为一。
                                       正是:
                          眼前道路无经纬,另有天地展翅飞。
                                     有诗为证:
                          高低起伏路茫茫,酸甜苦辣断柔肠。
                          生生死死难觅爱,卿卿我我不久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欣赏老师长篇大作,问好,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典雅,故事精彩,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迷笑傲 发表于 2019-6-30 09:09
继续欣赏老师长篇大作,问好,创作愉快!

谢谢老师抬爱赏光,祝夏祺笔丰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迷笑傲 发表于 2019-6-30 09:10
文字典雅,故事精彩,赞!

谢谢老师抬爱过誉,祝工作顺利阖家欢乐,笑口常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附议陈老师点评意见,精华并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9-7-7 10:25
附议陈老师点评意见,精华并推荐。

谢谢会长抬爱赏光,祝夏祺笔丰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8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19-7-7 21:36
谢谢会长抬爱赏光,祝夏祺笔丰万事如意!

不客气,问候孟老师,遥祝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