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9|回复: 7

[中篇小说] 《慈秀小传》第二十七章 婆媳喜相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0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梦诗音 于 2019-8-10 16:54 编辑

                  第二十七章  婆媳喜相逢

                                                          官走时运马走镖,祥瑞盈门祸自消。
                                               自有君子来相助,众人拾材火焰高。

    且说刘德林科长在政工科内,与孙科长磋商为丁慈秀安排工作的事宜,突然窗外有人说了一声;“你同意我反对!”语气虽然很果决,但声音却是悦耳动听。孙科长急忙将门打开,面前站着一位靓丽动人的女子。孙科长觉得是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有过一面之交,更不知来人的身份与姓名。只得笑笑说:“同志您好!不知您要找谁?”“嘻嘻嘻孙科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可你孙科长竟然把我这个小妹妹忘得一干二净。”说完笑得前俯后仰,花姿乱颤,直不起腰来。“不好意思恕眼拙,真的的想不起来您是哪位高人啦!”对方拿手帕捂上自己的嘴,止住笑声道:“不客气孙科长,您想不起来我很正常,因为我们也只有一面之缘。我是天源化工厂财务科的周银萍,去年元旦咱们两家工厂搞文艺联欢时,我用钢琴给您伴奏过,你那首《南泥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啊呀!你看我这脑子,竟然把贵人都给忘啦!非常抱歉!请进请进!”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刘德林走过来说:“小周您好!您是来找孙科长有事,还是追到这里来找我的?”从话音可以听出来,他们之间已经很熟悉啦。“我啊!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两个我都找。”周银萍边说边跟随孙科长走进政工科。孙科长指着排椅说:“你们二位请坐!”说完倒了一杯开水递给周银萍说:“周科长你的琴谈得真好,我敢说咱们上海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也不一定能有您的水平。”“见笑啦!我还是小时候父亲给请了一位洋琴师教的,自从参加工作后很少练琴,领导安排我去给大家伴奏,是瘸子里面选将军——因陋就简瞎凑合罢啦。不提这个啦,咱们言归正传,还是说说丁慈秀的是吧。刚才我听到二位领导准备把她安排到厂部工宣队去工作,我觉得不太合适。我提个建议仅供二位领导参考。丁慈秀是个从农村来的小女孩,现在还不是本场的正式职工,而工宣队的成员,是从全场各部门以及车间内,经过推荐选拔出来的正式职工。工宣队是个临时组织,一旦解散队员就各自回原工作岗位上班。丁慈秀回到哪里去啊?还有职工必须靠技术吃饭,丁慈秀没有任何技术以后怎么办?所以我建议先安排她到车间去做学徒工,让她在基层工作一段时间。到那时如果工宣队需要人,再抽调她去宣传队工作,一旦工宣队解散她好有个工作岗位。从另一方面讲;工宣队的成员都是挑选的优秀进步青年,很多人都想进工宣队,苦于无门。丁慈秀刚入工厂何德何能进入工宣队?下边的工人会有意见,说我们在这方面没有按照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原则选材用人。对二位的形象会造成负面影响。”周银萍说完这一番话,看看孙刘而魏科长的表情。刘科长对孙科长说:“老孙我觉得小周同志说的有道理。虽然丁慈秀有这方面的特长,可广大工人群众并不了解,还是让她从基层做起,俗话说‘是金子总会发光’她的特长总会被群众发现,到时大家自然会把它推荐给咱们工宣队,这样岂不两全其美?”孙科长点头道:“两位言之有理,我刚才是因为工宣队那边缺少文艺人才,有些感情用事,却是欠考虑。就这么定吧,先让丁慈秀去织布车间做学徒工,三个月的试用期过后转为正是挡车工。明年五一节我们举行职工大联欢,让她上台展示一下她的特长。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才华,车间肯定会把她给推荐上来。到时再让她进入工宣队工作。”孙敦强科长慎重的表态说。“好!好!我在这里替小妹谢谢两位领导啦!”周银萍说着向孙刘二位每人鞠了一个躬。“小周你这么客气让我们都不好意思啦!”刘德林说。“怎么丁慈秀是你小妹呀?”孙科长有些惊奇地问。“是这样;小周是丁慈秀的亲嫂子,丁慈秀是她的小姑子。要不然她会大驾光临吗!”刘德林介绍说。“原来如此!我说周科长怎么会光顾小处。对啦!趁你们二位都在,我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吴建华与丁慈秀他们两的婚事是怎么定的?国庆节那天我们政工科为全厂的九对新人举行集体婚礼,他们二人是否参加?婚礼工作在正筹备中。”“我就是来替他们报名参加集体婚礼的。是刘科长告诉我的这个消息。”周银萍接着说:“现在是新社会,就应该新人、新事、新风尚。打破那些封建陋俗。”孙科长说:“欢迎!欢迎!这就够十全十美啦!”“哈哈哈呵呵呵嘻嘻嘻”开心的笑声飞出窗外。
    周银萍从政工科走出来,心里总算一块石头落地啦。因为她完成了丈夫丁文诚交给他的任务,给小姑子丁慈秀安排个稳妥的工作。本来她也想让慈秀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安排到工宣队去工作。可是丈夫丁文诚来信说,慈秀是在宣传队里出的事,千万不要再让她到宣传对工作。所谓宣传队就是戏班子,宣传队员就是戏子。中国有句老话“戏子王霸吹鼓手,剃头刀子跟着走。”意思是唱戏的、奏乐的、剃头的都是不上档次的下等艺人。戏班子里最容易出现不正当的男女作风问题。一定要慈秀跳出这个圈子,以免重蹈覆辙,陷全家于万劫不复。再者工宣队员不是长久职业。作为工人只有吃技术饭更可靠,不论走到哪里,只要有技术就不愁早不到工作。即使所在的工厂倒闭了,仍可以到其它地方去谋职。所以他坚决要求妻子给慈秀安排做技术工。周银萍走下办公楼如释重负。她夸上小包,用左手理了一下刘海,扭动着细腰丰臀,奔男职工宿舍楼而来。她要给小妹聊聊举行婚礼的事宜,因为在这里她是老丁家的唯一主婚人。随着皮鞋掌与水泥路撞击的步点声,她登上了吴建华住的宿舍楼。
    今天是九月二十五号,再过五天就是国庆节。也就是天虹纺织厂十对新人举行集体婚礼的日子。政工科给每一对新人下了一份通知书。大意是新社会新风尚,厉行节约反对铺张。但婚礼举办的一定要隆重,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厂子给每对新人做一身新婚礼服,作为厂方送给新人的贺礼。举行集体婚礼时,大家都必须穿这套新婚礼服,统一着装。另外每一对新人或者家属都要登台表演一个文艺节目。剧种与表演形式不限,但必须内容活泼健康向上。可以到厂工宣队索要节目资料以及演出道具。联系工宣队的乐队配乐彩排,也可以请工宣队的同志做表演指导。
    吴建华今天下班后,先去照相馆取回了他与丁慈秀的结婚照片。路过厂子的行政楼下,恰好碰到了孙敦强科长。孙把他喊到办公室,将《关于举行集体婚礼的通知》交给了他。这下他可高兴坏啦;第一他也是个爱跳爱唱的小伙子。第二他知道自己的爱人是个文艺尖子,这次集体婚礼他们可以大出风头啦。年轻人都想显摆一下,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哼着小曲一蹦一跳的把通知书拿回家去,没进门就大声喊着:“亲爱的秀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正在室内洗菜做饭的慈秀,还以为又准备了什么新婚用品,急忙放下手中的芹菜,拿毛巾擦了把手上的水将门打开。看到小吴手中那着一张粉色的纸张,于是笑着说:“得个奖状看把你美的找不着北啦,要给你晋一级工资,你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姓啥啦。”“不是奖状,我保证你看了也会高兴的蹦起来。”咂!他还故意在通知书上问吻了一口。“拿来我看是啥玩意儿?”慈秀伸手去抢。他故意把通知书举得高高地,让慈秀绕着她专了一圈。“谁稀得看你那破玩意儿!”慈秀故意一甩手,斜了他一眼背过身去。“亲爱的宝贝别生气!”吴建华急忙双手将那张粉红色的通知书奉上。慈秀噗呲一声笑啦,她接过通知从上至下看了一遍。将通知书放到桌子上淡淡的道:“不就是参加集体婚礼吗?有什么值得你如此高兴得?”“你没看到吗?上面要求每对新人要表演一个文艺节目,这可是你的长项啊!这回我要让全场的职工都看看,我的老婆不仅是最美丽的,还是一个文艺大明星!这脸你可露大啦亲爱的!”吴建华自豪地说。“你告诉他们我不表演任何节目。”慈秀不高兴的说。“那怎么能行?这是政工科安排的,属于政治任务。再说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表现一下吗?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也便于今后的工作调整晋升。”吴建华劝她说“反正我不表演任何节目,到时候你出个节目代表我就行啦!”慈秀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肯定不行!刘科长在政工科孙科长面前把你吹得神乎其神,孙科长还想让你去咱们工厂的工宣队工作呢,你要是不参加表演,以后我就等着挨批吧。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参加,亲爱的答应我吧!”吴建华抓住慈秀的双肩不停地摇晃着哀求说。慈秀的眼中慢慢得沁出泪花说:“我发过誓今生今世不在当演员。我爹我娘都因为我当演员而受到牵连,我家因此从富农成分被改为地主成分。家产被没收,还要接受群众批斗改造,这是血的教训。我也是因此才来到上海的。所以我不想再次走上舞台,只想做个踏踏实实地技术工人。”慈秀流着眼泪说。“那为什么?我们这里工宣队员都是先进工作者,优先入团、入党、工资晋升。”吴建华迷惑不解地说。“为什么你现在你不必问,以后我会告诉你。我答应你只表演这一次,这一次是我文艺生涯的告别,也是对咱们形婚的祝贺。今后再也不参加类似的活动,行吗?”慈秀无奈地说。“行!就这一次!谢谢你亲爱的宝贝!”你看看这是什么?他将结婚照片送到慈秀眼前,慈秀接过照片,破涕为笑啦,幸福的依偎在小吴的胸脯上。
    吴建华的母亲董秀玉坐的公交车,中午十二点三五分抵达上海长途汽车西站。一个乡村老太太刚一下车,只觉得满目新鲜。周围都是高楼大夏,车站里车辆穿来绕去,喇叭声不绝于耳。人多的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过道内则是拥挤不堪。她背着大包裹,还挎着一个竹篮子,好不容易挨到车站出口。看到这里非常拥挤,很多人都争着出站。她听说这种场合经常会有扒手出没,乘混乱盗取旅客钱物。董秀华知道儿子必须下班后才能来接她,大概是一点钟来到,所以她也没必要现在就急着出车站。于是就在停车区的空地上休息,把包裹放在靠墙边的水泥地上,索性一屁股做到上面。因为那里面有她给儿媳妇准备的见面礼,她怕被人偷去,这样任他小偷奸似鬼,也无法偷走她给儿媳准备的见面礼。俗话说:“小心没有过火的。”她就信这个理。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吴建华在出站口外的人流中,一边喊一边到处寻找着。直到绝大多数的旅客都已散去,他才得以从出口处进到车站内寻找。董秀玉听到了儿子的喊声,急忙循声望去看,到儿子正走进车站来。便站起身来挥舞着自己织的白底红条毛巾喊道道“华子!妈在这里等你哩”吴建华急忙跑过来抱住妈妈的双肩说:“妈妈你老人家还好吧?这几年我不在家,你一个人受苦啦?身体没啥事吧?”董秀华揉了一下老花眼,往后退了半步,仔细的端详着儿子,眼角沁出了泪花,哽咽到:“华子!妈妈我想你啊!这五年妈妈我对你是日思夜想,牵肠挂肚,你可把妈妈我给想死啦!”说着抱着儿子的脖子痛哭起来。“妈妈我也想你,可是请不下假来,不能回家看你,再加上我从临安调到上海来,离家更远啦。不仅来回路费多,路上耽误的时间也太长,来回一趟要耽误好几天的时间,所以也没能回家看您。妈!我不在家没人欺负你吧?你的白头发有多了不少,脸上的皱纹也增多啦变深啦。为了我让您受罪啦!”吴建华安慰着母亲说。“没事,妈妈我的身体好着呢,现在是新社会,地主老财都被打倒啦,没有敢欺负我。咱们走吧?”董秀华理了一下额头上的那缕白发督促儿子说。“我在站外没找到你,我想你可能还未出站,果然是这样,走吧,这里到我住的地方,还有十几里路呢。”小吴说完扛起包裹,跨上竹篮子,带领着妈妈走出车站,奔市内公交站台而去。
    啪啪啪!“慈秀、慈秀赶快开门,你看谁来啦!”正在洗衣服的丁慈秀听到小吴的叫门声,将洗衣盆往床底下一推,站起身来拿毛巾擦了下手上的水,而后将门打开。门开处小吴右肩上抗着一个大包裹,左臂弯里还挎着一只竹篮子,上面用老蓝印花布盖着。在向小吴身后眼看去,他看到一位年龄大约六十岁的老太太,但见:
                                                年逾六旬一大妈,体健貌端能持家。
                                                下穿平纹青丝裤,上配蓝褂白素花。
                                                高鼻大眼元宝耳,柳眉小口尖下巴。
                                                上宽下窄瓜子脸,腰圆肩削糯米牙。
                                                过时徐娘一甲子,风韵犹存众口跨。
                                                启齿欲言面带笑,和蔼慈祥似亲妈。
    慈秀看罢来人心中暗想,这几天小吴就说他妈妈要来上海给他们主持婚礼,看这位老太太与小吴面貌相似,穿戴打扮又是闽浙一代农村老年妇女装式。况且小吴也没有说过有其它亲戚要来上海。此人肯定是自己的婆婆,小吴的妈妈。于其等到结婚后在叫妈妈,不如一见面就喊妈,显得更加亲切热情。反正已经与小吴领过了结婚证,也不差这几天的时间,干脆现在就改口叫妈妈,让老太太高兴高兴。于是快步走上前,双手掺住老太太的臂膀。笑眯眯的问道:“小吴这是咱妈妈吧?”吴建华高兴得点点头。“妈——你老人家身体好吧?我这几天就盼着您老人家来上海,天天催着建华去接您,今天终于把您老人家给盼来啦!赶快进来!”她把把董秀华掺扶到屋内。顺手拉过来刚买的新椅子说道:“妈您先坐下休息一下,这一路上颠颠簸簸,让您受累啦!我给您倒杯水解解渴。”董秀玉有些局促地坐下来,由于慈秀突然叫吗,太出乎她的意料。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连答应一声都给忘啦。等坐到椅子上后才反应过来,刚才儿子对象叫妈妈自己没回应。觉得太过失礼,毕竟是第一次见面。现在是新社会,又不是封建社会,老婆婆摆大驾,故意刁难新媳妇。还有一句口头禅“新娶的媳妇不是客,进家给她凉板凳坐。”现在人人平等,毛主席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可不能慢待人家姑娘。于是站起身来,刚要开口说话,慈秀已经双手捧着茶杯递了过来。“妈妈这是我刚起上的茶,比较热,别烫着了您,晾一会儿再喝,说完将茶杯放到老太太身边的小茶几上。”一转身正对着老太太,温柔的微笑了一下。董秀华这才看清这位未婚儿媳妇,不看则已,这一看真得让她喜出望外。但见:
                                                面前站定一婵娟,面如荷月芙蓉鲜。
                                                大说不过十八岁,貌美非凡赛天仙。
                                                峨眉似钩含黛翠,杏眼如水笼柔烟。
                                                高鼻粉腮尖下颏,小口银牙唇点丹。
                                                肌肤雪白美似玉,蛮腰轻柔倩影翩。
                                                酥胸高耸徐公醉,翘臀丰腴洞宾颠。
                                                上穿花褂吴越绸,下配罗裙湘西缎。
                                                头上一对蝴蝶结,青丝发辫三尺三。
                                                启齿莺声传燕语,月中嫦娥下凡间。
    吴建华的妈妈董秀玉看慈秀看得目瞪口呆,她真的没见过长得如此俊俏的女孩子。没来之前她还想,儿子在信中讲;他找的对象漂亮至极,可谓是万中挑一。她还以为是儿子没见过世面,找了个对象就以为是天下第一美女。她暗想儿媳妇如果能有自己当年的风采,就算得上百里挑一的人才啦。现如今一看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妈妈!你发什么呆啊?慈秀给你敬茶,你怎么不说话啊?”董秀玉这才觉得自己太失态啦。急忙笑着说:“你看我这老糊涂,只顾姑娘俊啦,竟然忘记了姑娘给我打招呼的事了!姑娘你就是丁慈秀吧?不好意思,我这老糊涂失礼之处请您原谅!姑娘您长得真好看,都把我看呆啦!你快坐下。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啦,您千万不要可不要客气。”说完握住慈秀的芊芊嫩手吻了一下,把慈秀揽在怀中。象把玩玩自己久别重逢的宠物一样,亲了又亲,抱了又抱,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慈秀不好意思地说:“妈妈你也别客气,你对我这么好,那简直是折我的阳寿”“哎呦!我的好闺女,您可真会说话,真把妈我给喜欢死啦!”董秀华一手揽着慈秀的脖子,一手捋着慈秀乌黑的长辫子,高兴得前俯后仰,眉开眼笑。
       “这还未拜天地,就开始喊爹叫娘啦。真是目中无人,惹恼了我,这婚我叫你结不成!”门外传来一声断喝。楼道里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得好快啊!吴老太太闻听此言,惊得面如土色呆若木鸡。
                                       正是:
                          鸾凤和声始一鸣,珠帘将闭起狂风。
                                     有诗为证:
                          自古婆媳难相容,今朝淑女树新风。
                          子孝母贤家和谐,夫唱妇随事业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精彩,感谢老师,分享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1 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佳作,感谢分享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9-8-10 20:18
赏学精彩,感谢老师,分享快乐。

谢谢姜虎老师莅临指导,祝秋来如意,文祺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采菊东篱 发表于 2019-8-11 05:52
拜读老师佳作,感谢分享精彩。

谢谢总编赏光抬爱,祝秋祺笔丰,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1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19-8-11 11:18
谢谢姜虎老师莅临指导,祝秋来如意,文祺笔丰!

不客气,问候老师,遥祝秋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9-8-11 21:26
不客气,问候老师,遥祝秋安。

祝江湖老师晚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2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诗音 发表于 2019-8-12 19:48
祝江湖老师晚安!

同祝问候,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