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文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4|回复: 3

[杂志作品(定稿)] 【先锋第四期纸刊用稿 小说故事】大明星 作者:喜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5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明星
/喜公

二十多年没见面了,迟智还是那个模样,1.65米个头,鱼泡眼,沧桑毕露的面孔,如今更显岁月无情,条条缕缕镌刻在五官上面。
“我们准备投资几千万,拍一部相声世家传奇电视剧,正在商谈版权和参股事宜。”迟智踌躇满志地对我说。
那些年,胡同邻居们都知道迟智在影视圈里混,晚饭后,大家坐在胡同里聊天,迟智的话题,常常吸引大伙的兴趣和注意力。
迟智一边变换着手势,一边说:“某某剧组找我了,我看了剧本,没什么意思,男一号形象不够丰满,故事也不吸引人,后来,到另一个剧组,虽然是配角,适合我的性格,给钱也不少,辞了那个男一号。”
邻居们对迟智的做法都感到可惜,可是,人的追求不同,自然有迟智自己的考虑,正因如此,令邻居们高看他一眼。
大约有半年时间,胡同里很少见到迟智,2号院的杨娘问迟智母亲:“迟婶,怎么看不到迟智呢?”迟婶面带自豪地说:“到外地拍戏去了,剧组太忙,不能回家。”
杨娘露出羡慕的神色,说道:“好,好啊,我们等着迟智上镜头啦!”
半年后,迟智终于露面了,戴着一顶美国西部牛仔式的帽子,白衬衣外面套着一件土黄色牛仔布的马甲,整个一个电影导演的装束。
此后,胡同邻居聊天,很少看到迟智的身影,偶尔邻居们和他打对头,都是点头笑笑,相互急匆匆而过。邻居们知道干影视剧的人忙,都不好意思耽误、打扰。
终于,听迟婶讲,电视台排挡将播放迟智参与的电视剧了。
那天,胡同里空无一人,邻居们各自在自己的家里打开电视剧频道,电视剧是抗战内容,两集演完也没看到迟智的镜头。
第二天,杨娘问迟婶,迟婶说:“后面就该有了。”
一个胡同住着的邻居,竟然是电视剧演员,全胡同人们都感觉沾光,都那么自豪,走街串巷见到熟人,都会洋洋得意地说:“我们邻居就有演电影、电视剧的演员,没两下子,谁能上电视呢?”
电视剧播出将近三分之一,胡同邻居们终于懈怠了耐心,一些人又出现在胡同里聊天。
有人说:“还以为什么重要角色呢,原来吹牛!”有人接茬说:“要听迟婶的意思,迟智还了不起呢,说在剧组里也是举足轻重人物呢!”
忽然,院里不知谁喊了一声:“快看!迟智!”
聊天的人“呼啦!”都窜进各自屋里,屏气凝神,死死盯着电视机。
“哪啦?哪啦?”有人喊道。
“刚刚有个镜头吗!”
“快看,快看,那不是吗!”
邻居们终于看到迟智扮演的角色了。
二十多年后的迟智,显得成熟稳重了许多,他说:“当年咱演不了别的,只能端着‘三八大杆’装小鬼子,如今咱是圈里的大哥了,谁都得敬着咱,说句话,那些人都得掂量掂量!”
我敬佩迟智的敬业和专一,打拼这么多年,终于出人头地了。
二十多年前政府规划改造,胡同随着拆迁面目全非,如今,我们原先住的地方全被钢筋水泥高楼大厦替代。邻居们搬迁,搬得哪里都有,时间一长,联系自然没有了。
如今,少年时候的小伙伴偶然相见,十分怀念旧情,我和迟智互留了电话和住址,相互告辞了。
过年了,父母提到以往的老邻居,母亲说:“有时间你们转转,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实在是想得慌。”于是,电话约了发小的伙伴大兴,一起转到迟智家。
按照迟智留的地址,我们找到一排旧居民楼,楼道很黑,墙上贴满了各式小广告——什么性病一针见效;什么光纤升级入户大优惠;什么搬家公司信得过单位;什么复原军人通地漏等等。
到了二楼203偏单元防盗门前,只见防盗门上,贴满了公安备案开锁公司的五颜六色、形状不一的不干胶小广告,防盗门被搞得面目全非。
轻轻敲了门,里面有应答声,一会儿,一位满头白发老太太开了门。我们愣了一下,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看出来迟婶的轮廓,急忙喊道:“迟婶!”迟婶上年纪了,端详我们半天,没有说话,等到我们各自报了一下当年的小名和绰号,迟婶才露出笑容,赶快把我们引到屋内。
单元房几乎没有客厅,我们直接被引进迟婶和迟伯伯住的屋内。屋内有一张老旧木床,一个大衣柜,没有多余的家具。
迟婶让我们坐在了床上,就要去沏茶。
我们拦住了。
听迟婶讲,迟智干了这些年影视,根本没有赚到钱,基本是群众演员跑龙套,每年个人交养老保险金,也是用父母退休金帮他交上,至今,他们还是住在一个单元里。
迟婶和迟伯伯住的小屋,看上去也就8平米,光线很暗,居住条件不是多么好。
迟智没有在家,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没办法,大过年都闲不住,这不正和编剧、导演讨论剧本呢,他们非要我这个大哥参加,说我经历丰富有经验,不来不合适。”
我说,“哪天你不忙了,咱们老邻居的弟兄们聚聚。”迟智在电话里豪爽地说:“没问题,到时候我请客!”
当然,迟智很忙,聚一聚的事情一直不了了之。
再见到迟智时,又是个十多年后。迟智佝偻着身子,枯瘦如柴。原先的鱼泡眼塌陷了,身着不太合身的黑夹克,脏兮兮的烟色裤子皱褶密布。我请他到一个海鲜饭店吃饭,他说:“不好意思啊,我得了富贵病,不能吃甜的东西,吃点海鲜类的还凑活。”
多宝鱼——清蒸;大虾——清煮;蛤汤——清炖,迟智大口吃着,嘴里还不断念叨:“要是十年前,我请你吃鲍鱼燕窝,哪天过来,我请你!”
由于大家忙,很少听到迟智的消息,直到偶尔见到曾经住同院的大兴,他提到,迟智还总在人家拍电影、电视剧现场转悠,有一次他又做了一回演员,剧组招几个演乞丐的临时演员,他被人家一眼看中,据说那次赚了200来块呢。
最后见到迟智是在肿瘤医院里,是邻居大兴打电话让我一同看看老邻居老弟兄。虽然这么多年没有来往,小时候的记忆,永远不会忘记的。
我们买了一些食品和水果,见到迟智时,我大吃一惊,这样的病人整个就是一具干尸,深陷的眼窝,宛如骷髅,皮包骨的手,只微微动了一下,我明白,他是想和我们握手,我急忙伸手抓住那双手,冰凉且僵硬。迟智用那双浑浊的眼光看着我们,嘴唇蠕动着,我贴近他的耳边,只听到模糊不清的发音:“遗憾……要么我,我……”他风箱样地喘息着,平息了一会继续说:“应当,应当是……”此时,他闭上了眼睛,继续喘息着,突然睁开浑浊的眼睛,好像完成一个心愿般地挣扎喊出:“大明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5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5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6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品味精彩,感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